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靖苏]山河万里有清光(一)上

一个扑街的新坑

山河万里有清光:

请务必阅读设定


一.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仲夏,天气预报说要下雨,刑事审判一庭的办公室在潮湿的空气和对预期中的大雨的期待里泡了庸庸碌碌的一天。临到了可以下班打卡的时间点,办公室里人心浮动,刻意压低的聊天声此起彼伏。萧景琰梗着脖子坐着,像是身边就放着一壶快要烧开的水,他却对那咕噜咕噜的声音置若罔闻。

窗外,遥远的天边滚过一片隐隐约约的雷声。

列战英再次摸出口袋里的怀表,叹了口气。他就坐在萧景琰身后的办公桌上,桌上堆满了其他同事放在他这里的文件。他看着是靖王的秘书与随扈,人又不苟言笑,在办公室里待得久一点的人都知道列秘书是极随和又好说话的。所以虽然他的存在属于所谓的皇室排场,大家也不怎么把他当回事。所以虽然这情形非常畸形与奇怪,同事们也渐渐习以为常。办公室里总还是放得下一张多余的桌子的。

列战英走到萧景琰身边,犹豫了一下称呼,还是轻轻叫他,“殿下,再不去就该晚了。”

萧景琰顿住笔(一支朴素的英雄616),从桌上捡起笔帽,轻轻盖上。他拿起桌上的怀表看了看时间,拎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穿好,才珍之重之把怀表滑进内袋里。一个少年大笑的眼睛在阖上的怀表内侧闪了一闪。

等一切收拾停当,他大步流星地向幻影移形点走去,又偏着头对列战英简单吩咐道,“我去母妃那里一趟,你不用跟着我了,直接回府吧。”

伴着一声爆响,他的身影消失在列战英的视线中。

大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在梁帝的众嫔妃之中,静嫔算得上是毫不起眼的一个。她既没有煊赫家世(她的家世还不如不提),没有惊世美貌,没有皇帝宠爱。她在深宫中唯一有的便是她的皇子靖王,可是靖王也是个毫不起眼的皇子。很少有人知道,林静医生和静嫔是同一个人。

萧景琰伴着一声爆响出现在皇家医院里。他熟门熟路地走到七楼,熟识的护士见到他向他行礼,他轻轻颔首,拐进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里,他的母亲正端坐在案前读一卷论文。他悄悄松了口气。

“母亲。”

“景琰,你来啦。”林静披着白色的医师袍,袍子上有紫色的滚边,表示她是魔咒伤害科的医师。她身为主治医师和科室副主任,又有着医药协会名誉主席的身份,独占一间办公室。只是这办公室她也不常待,在萧景琰的印象中,她在工作时,总是在急诊室或者手术室的时候多一些,以至于她总是顾不上照看小小的七殿下,需要把他托付到林部长家里去。今天他来找她时她在办公室既是因为运气,又是因为这一天实在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

“我今年给小殊做的是云片糕,虽然想着他一贯喜欢那些趣味大些的洋零食,过生日还是传统些的好。”

景琰声音低哑地回答,“好。”

他在这一天总是格外的沉默,经验让林静对萧景琰的面无表情不再惊讶,反而是格外痛心。她的儿子已经能够独当一面,孑然一身,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他就站在她的面前,可她这个母亲想拥抱一下他都觉得似乎不太合适。

林静只好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轻轻抚摸一下他的脸颊。

一阵雷声劈开天地,雨从割裂的天空上泼下来。林静扭头看了一眼压抑的云层后闪烁的明亮的闪电。

萧景琰的手指动了动。

林静像天下任何一个温柔的母亲一样拍了拍萧景琰的手背,“去吧,看看小殊去吧。”

 

林殊最喜欢雷雨天。

他们在公安大学读书时,每次雷雨天气,林殊都会拽着他到操场跑步,跑到浑身湿透。好不容易回到宿舍,林殊还非得把脱下来的湿衣服套在他脸上,在和他打闹的同时,又偷偷用无杖魔法给他熬姜汤。

林殊和萧景琰小时候曾经太多次因为淋了雨,浑身湿透地被萧溱潆拎着放在壁炉前骂,两个人抖得像刚被萧景瑀捡回来的狼牙,哆哆嗦嗦的一滩,充满了生命力。年方七岁的林殊少爷觉得总是沦落到佛牙一般的境地有损他英明神武的形象,所以特地跟家里的厨子学了怎么最方便快捷地预防感冒,从此也算得上是下得厨房的绝世好男人了。

萧景琰从虚空里一步踏进墓园里,身上深灰色的衬衫立刻湿透,紧紧地贴在他身上,弄得他不太舒服。他暗暗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是忘了施防水咒,还是想独自体验一次浑身湿透的感觉,权当是纪念友人。

湿透的衬衫和湿透的棉布T恤贴在身上又怎么会一样。

林殊的墓碑上面什么字都没有。他去世时身份敏感,萧景琰担心如果刻上名字,他会失去所有能用以纪念林殊的东西。穆霓凰劝他刻个墓志铭,可他却一拖再拖,一直到现在,林殊的墓碑仍然是空白一片。萧景琰自欺欺人地说服自己,如果他一天不给林殊盖棺定论,他就一天还未完全离开这个世界,他就一天还未完全死去。

雨挂满他的眼睫,滑落进他的眼睛里。他低着头,看不清墓碑,拼命地眨眼。

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对着墓碑说话。

“今年法院还是那样,工作……还做得下去。四月份楼之敬的小儿子强奸幼女被抓,萧景宣为这事没少登我的门。没出人命算他走运,民事我管不了,若是犯了刑事责任的,我肯定饶不了他。

“……小殊,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坚持不下去了。我们当时,黎老师,还有大哥,我们当时坚持的那些事,小时候看来虽然艰难,但是心里头是明亮畅快的。现在你不在了,大哥也不在了。老师也走了。我真的……

“霓凰她……我好几年没见过她了。她也很少给我写信。豫津和景睿今年要在国子监大学读研究生了。言叔还在钻研炼金术,我看豫津这孩子也是可怜。还好他还有景睿。我……”

他僵硬地牵扯了一下嘴角,才想起来手里林静送来的包裹。他弯腰把包裹放在地上,把它放在另外九个一模一样的食盒旁边。他掏出魔杖给它们施了个保护咒,才慢慢解开包裹。

“这次母亲说给你做了白糖糕。我猜你肯定很想吃巧克力蛙,但是你不能捉它们的话,巧克力蛙又存不住。”他说着说着,感觉泪水又从眼睛里流出来了,赶忙拿湿漉漉的手擦了擦眼眶。

“小殊,明日就是我的生辰了。我三十六了,身体大概不如在学校里的时候,估计这回淋了雨是要感冒的。小殊,我的生辰礼物,我想……”

他抽了抽鼻子,生硬的转了话题。

“不知道你的紫杉魔杖在下面怎么样。我觉得我的魔杖很想她了。你记不记得,她们俩是孪生姐妹,杖芯是同一只独角兽的尾巴。当年除了她,没人能打得过她了。她们俩给我们赢了那么多次街头群架,你的紫杉姑娘给你拿了四个决斗冠军呢,她是我见过最厉害的魔杖啦……”他抚摸着冰凉的墓碑,一边笑着,一边感觉泪水和着雨水划过他的鼻梁,被他抿进嘴唇里,“可是她现在孤零零地在下面躺着,连你都不在,她……她该多无聊啊,小殊。

“我听说,紫杉魔杖如果和主人一同葬下的话,会化成紫杉树来护卫主人的坟冢。如果你的……你的身体,没有消失在那场大火里,她现在是不是已经长成一株漂亮的紫杉树了?”

他哽咽着,高大的身体蜷缩着依偎在无字碑前,一切都被淹没在倾盆大雨里。

林殊的姜汤被言豫津偷过一口。豫津喝了一口就跳着脚跑了,后来才告诉萧景琰,林殊煮的姜汤从来没放过红糖,辣得人不敢喝。萧景琰没喝过别人煮的姜汤,自然从来不觉得辣,总是端起碗一口闷下去,每次林殊都笑得打跌,笑他连喝姜汤都像个水牛,和没长舌头似的。原来林殊是故意不放红糖的。

在此时此刻,在林殊墓前,大雨之下,萧景琰求天问地,也不知道如何换一次温暖在舌尖爆炸的感觉。

只是一个顿悟随着舌尖虚假的温暖记忆中劈入萧景琰的脑海,那么顺理成章,又来得如此不合时宜。

萧景琰在这么久以后,突然迟来、无用地意识到,他曾经那么爱过林殊。



章节标题来自普希金的《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

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说好的要多存一点稿子,但是在这样好的天气里,心一横就发文了。

更新慢,坑品差,谨慎跳坑,

感谢及爱你们。

评论
热度 ( 19 )
  1. 巡天山河万里有清光 转载了此文字
    一个扑街的新坑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