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自我实现的人的特点

Solitueon:

我觉得马斯洛《动机与人格》里面对我最有启发的一章就是这一章,题目是:自我实现的人——关于心理健康的研究。


在这里他们研究了一批自我实现者,包括当代人和历史人物,知名和非知名者。这个研究非常质性化,而且样本比较小。不过现在的积极心理学似乎在重复这样的研究,有机会我会多读一些相关内容。


以下的黑字和引号部分是马斯洛原文,其余的是我自己的总结——自我实现者具有以下特点:




对现实的更有效的洞察力和更加适意的关系。


简单来说就是对他人和事件的洞察力,“辨别人格中的虚伪、欺骗、不诚实”,能够分清楚被隐藏和混淆的现实。他们较少受性格的倾向和当时的心境以及个人化的欲望或者心态影响,因此十分有洞察力和判断力。




对自我、他人和自然的接受。


“相对地不受令人难以抬头的罪恶感,使人产生自卑的羞耻心,以及极为强烈的焦虑的影响。”这些人的确会感到忧虑、焦虑,以及会有羞耻心罪恶感和防卫性,然而他们不会有不必要的,缺乏道理,以及和对客观事实有所排斥的马斯洛,罪恶感。例如他们会对自己的基本动物性需求有一种坦率的接受态度,“例如性欲、排尿、怀孕、行经、衰老等……因此没有一个健康的妇女会因为自己的性别或者这个性别的人和生理特点而产生罪恶感或者防卫心理“。他们很少挑食,也不会不必要地压抑自己的任何欲望。


同时这样的人接受他人,他们“没有防御性,没有保护色或者伪装;他们厌恶他人身上的这类做作”。他们甚至可以和自己的缺点和睦相处。


当然这样的人并不是没有任何羞耻和不满,他们会因为例如可以改进的缺点或者一些根深蒂固但是没有益处的习惯之类的产生不满意。他们会有一种“想要成为什么”的目标感,而这种不满恰好是他们追求目标的动力。


自发性;坦率;自然。


如上所说,自我实现者不做作不虚伪,坦率自然。他们有强烈的自发性,包括思想和生活方式。他们不会伪装自己的本性来适应习俗,然而他们并不是规则的破坏者,其实自我实现者比起其他人,破坏惯例的次数并不高。他们有一种内在的灵活性,“自我实现者的这种遵从习俗的行为就像轻松地披在肩膀上的一件斗篷,可以轻而易举地甩掉”。可以这么说,当习俗并没有对他们产生实质性的影响时,他们可以与习俗和平共处,这样会让生活简单很多;但是当习俗和规则成为阻碍时,他们的独立性会被显示出来,而且会产生惊人的能量。


自我实现者倾向于与那些“允许他们更自由、更自然、更有自发性的人共处”。他们的道德行为是自我理性和判断的产物,而不是简单地遵从惯例。他们不会给自己惹麻烦,但是往往会有种种与社会生活不协调的表现。




以问题为中心。


由于自我实现者已经满足了所有的需要,他们会把目光放在更广阔的事物上,以及自己的责任、使命感和义务。他们会倾向于思考人类和民族的利益,而非个人的需要。




超然独立的特性;离群独处的需要。


“几乎所有的研究对象都明确喜欢与外界隔绝以及独处,其程度明显比一般人更大”。在这里马斯洛并不适用内向外向的概念,而是“超然独立”。他们沉默而与世无争,面对焦虑和难题的时候更加镇定自若,可以更容易排除外界干扰。他们会显得不合群甚至冷漠,但是他们是自我控制者和真正的思考者,不会被社会化的产物所轻易左右。




自主性;对于文化与环境的独立性;意志;积极的行动者。


“自我实现者是由成长动机而不是匮乏动机而推进的”,即自我实现者较少依赖他人而是更多地从自身的潜力寻找资源来满足需求。与上一条联系,这样的人较少地受外界环境左右。




欣赏的时时常新。


他们会对值得欣赏的事物有一种时时欣赏的态度,不会因为厌倦或者习以为常而忽略值得欣赏和感激的事情以及幸福。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对自己所钟爱的事物或者人持之以恒。这里面马斯洛说了一句很好的话:“我越来越相信对自身幸福的熟视无睹是人类罪恶、痛苦以及悲剧的最重要的非邪恶的起因之一。”而自我实现者不会无视这些。




神秘体验;海洋感情。


“在这些神秘体验中都有视野无垠的感觉,从未有过的更加有力但同时又更孤立无助的感觉,巨大的狂喜、惊奇、敬畏以及失去时空的感觉。这最终使人确信,某种极为重要有价值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段我很难总结,但是想必大家都听说过高峰体验或者宗教体验。虽然自我实现者的体验和宗教很少有关,的那种极端投入自我而使自我与被投入对象融为一体的神秘、主体化和极端个人化的体验是一致的。




社会感情。


“尽管自我实现者偶尔对人们表现出气愤、不耐烦或者厌恶,但他们对人类怀有一种很深的认同、同情和爱的感情。”这种人在微观层面例如自己的人际关系方面可能并不是最受欢迎的,甚至离群索居。然而他们对人类有一种整体的认同感。




人际关系。


与普通人相比,自我实现者的人际关系更加深刻,有更完美的认同同时也不会失去个人自由。因此他们往往只与少数人有特别深的联系。他们忠诚于友情,因此无法同时照顾到很多朋友。


当然,他们对觉得应受谴责的人也会毫不留情。




民主的性格结构。


他们可以更少地注意到例如阶级、肤色、出身或者信仰之类普通来说区分人的东西,而更倾向于认识到他人的个人特质,与任何性格相投的人相处。他们善于认识他人的优点并向其学习,而不会维护外在的尊贵或者优越感。




区分手段与目的、善与恶。


他们有明确的是非感,不会对这方面缺少判断力或者没有把握。他们标准明确,很少表现出自相矛盾和混乱的道德判断以及行为。当然,这里的道德标准和习俗是无关的,甚至不合习俗。


对于手段和目的,“他们较常人更有可能纯粹地欣赏‘做’的本身;他们常常既能够享受‘到达’的乐趣,又能够欣赏‘前往’本身的愉快。”




富于哲理的,善意的幽默。


简单说来,他们的幽默不会伤害人,而且更加具有哲理。对于恶意的、体现优越感的和反紧急性的幽默他们是感到厌恶的。




创造力。


这里的创造力并不仅限于特殊的出众的天赋,而是任何方式表现出来的创造力,是一种新鲜、直率而充满好奇心的心态。他们源于内心地做一件事,使工作充满个人特点和创新性,而不是应付差事按照惯例完成。




对文化适应的抵抗。


是他们虽然和文化和睦相处,但内在是超脱于文化的,抵制文化适应。他们的民族性很弱,而且往往是权威的反抗者。他们会敷衍习俗,而且对于流行之类的事物漠不关心。他们会分析文化本身,然后进行辨别和筛选,建立自己的体系。




最后,在自我实现者身上,“过去认为是截然相反、对立或二分的东西”已经消失了。这里我必须大段引用原文:


“在健康人身上,自私与无私的二分消失了,因为他们每一个行动从根本上看既是利己又是利他。我们的研究对象既有高尚的精神生活,又非常不受约束,喜爱声色口腹之乐。当责任同时也是快乐,工作等于消遣时,当履行职责并且讲究实效的人也在寻求快乐,而且的确非常愉快时,职责与快乐、工作与消遣也就不再相互对立了。假如最社会化的人本身也最个人化,假如最成熟的人同时又不失孩子气的天真和诚实,假如最讲道的人同时生命力又最旺、欲望最强,那么继续保持这些区别还有什么意义?


关于以下对立我们也有同样发现,这些对立包括:仁慈与冷酷,具体与抽象,接受与反抗,自我与社会,适应于不适应,脱离他人和与他人融合,严肃与幽默,认真与随便,庄重与轻浮,酒神与太阳神(即内向和外向),内倾与外倾,男性与女性,肉欲与爱情,性爱与教友爱等。对于这些人,本我、自我和超我是互相协作的,它们之间并不发生冲突,它们的利益也无根本分歧……他们的认知、意动和情感结合成一个有机统一体,形成一种非亚里士多德式的互相渗透的状况。高级需要和低级需要的满足不是出于对立,而是趋向一致,许多个重要的哲学两难推理都被发现有两种以上的解答,或者根本没有答案。”




以下是个人评论和感想:


简单说来自我实现者的特点就是自我性,但并不是反社会,而是和他人和平相处。他们头脑清醒,道德感明确,不会自我矛盾也不会自我怀疑;他们接受度广,有自己的高标准但同时不会排斥低标准的事物;他们排斥病态的社会文化,能够建立自己广阔的内心世界;他们可以体会到其他人无法体会到的神秘体验,有着创造力——而这些体验和创造力并不是“非凡”的,而恰恰是普通人都有可能达到的,看起来平凡无奇的东西,但是对他们来说这是他们的价值所在。


最重要的是自我实现者的身上体现出的是“polarity”而非“dualism”。抱歉我不知道怎么翻译比较好,前者姑且翻译成极性,后者翻译成二分法。两者虽然经常被混淆,但是前者强调的是一个整体的两个不同层面,比如磁铁的两个磁极,比如道教的阴阳,二者缺一不可。而后者强调的是两者的对立和消灭关系,两方不断战斗。polarity本质只有一,而dualism是对立的二者。在自我实现者身上,事物的两面性都可以完美融合并且体现,而不会矛盾混淆以及争斗。


如我之前那篇po所说,人本主义认为“社会如此黑暗,而你如此美好”。他们认为人性是被病态的社会扭曲的,每个人都可以是自我实现者,只要他们抛却那些扭曲人性的陈腐习俗和不必要的自我矛盾,换一个看问题的角度,将很多被社会对立起来的事情综合起来理解,就可以达到这种真正的心理健康的境界。

评论
热度 ( 117 )
  1. 阿汤巡天 转载了此文字
  2. ………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