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鸟闪] Tradition (一发完)

Tradition

Birdflash | Wally West/Dick Grayson 无差

作者:Red Robin R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9963144

译者:巡天

概要:这一切都始于Allen家的圣诞传统。“从很久之前开始,我们一直坚持在圣诞节的时候在这个门廊上挂一枝榭寄生,而且任何两个同时经过这个走廊的人都必须要亲吻,不然就吃不到圣诞晚餐。”Wally的表情是那么的不情愿,以至于Dick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鸟闪。甜。

 

“小罗!你来了真是太好了!”十四岁的闪电小子在他姑姑、姑父的家的门廊处袭击了他的朋友。小一点的男孩从头到脚都裹了起来,戴着红色的围巾和帽子。他的身上洒满了雪花。他大概是Wally见过的最可爱的事物了。(如果没有那双该死的眼镜……但是,小蝙蝠的秘密身份什么的。Wally没搞懂过这事。)

 

罗宾有些尴尬地笑了,把他自己从八爪鱼里解救出来。“你也圣诞快乐,Kid。”

 

“啊蝙蝠,罗宾,欢迎。我猜任务很成功?”Barry为他们的两位客人打开大门,跟蝙蝠侠握了握手,并在他们走过的时候揉乱了神奇小子的头发。Wally没等他叔叔客套寒暄——蝙蝠侠真的把他吓死了所以他真的不想在这儿待着——所以他抓住他最好朋友的手腕,把他拽到厨房去,一路上脱掉他的冬装。Garrick夫妇在那儿帮着Iris姑姑做圣诞大餐了,顺便帮她从这屋子里的两个屡教不改的神速者嘴里保护炖牛肉。

 

“罗宾,见到你真是太棒了。”Iris喊道,把困惑的男孩拽到她身边。虽然Dick已经来过Wally家好几次了,但是他还没完全习惯于Allen家特有的感情外露。Bruce一向的……就是Bruce。Dick的三年黑暗骑士跟班的职业生涯中,他得到的最接近于父爱关怀的就是搭在他肩上的一只安慰的手或一个小小的骄傲的微笑。不是说Dick心怀不满;Bruce放下心防的频率确实让它们显得弥足珍贵。但是说到Wally和他的家人的时候,Dick感觉非常的不自在。

 

Wally在桌边坐下,摆手叫Dick过去。“所以任务进行得还不错?说真的,就算在哥谭,圣诞夜出现抢劫案可真算够呛。”

 

“嗯。漏洞百出,不堪一击。看起来我们的那些罪犯都忙着幻想圣诞大餐,没工夫考虑作恶。”

 

Wally笑了。“哦,我很高兴你这么快就能赶过来。你知道,这儿的圣诞节棒——极——了。而且,I姑妈烤的苹果派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而且信我,我吃过几千个。把你留在蝙蝠侠身边,待在你们冰冷、黑暗的洞穴或者随便你们住的什么地方,吃……苍蝇什么的实在是太残忍了。”

 

Dick扬起唇角,想起他跟Bruce称之为家的奢华庄园。“差不多吧。”他在椅子上动了动,因为扯到了他帽衫之下此刻肯定遍地开花的伤痕而龇牙咧嘴。愚蠢的打手和他们的铁拳。

 

Wally注意到了Dick的表情,但一言不发;他知道有人给他提供帮助时,罗宾倾向于立刻封闭自己。而此时此刻神奇男孩正微笑着,看起来心情很好,所以Wally并不想打扰他的好心情。

 

他姑姑用眼神提醒了此时此刻他理应是主人,于是他问道,“想喝点什么吗?我们有橙汁,苹果酒,而且……”他压低声音,鬼鬼祟祟道,“我知道香槟在哪。”

 

Dick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我暂时不用,可能过一会吧。呃……不过我能不能用一下卫生间?”他隐晦的指了指他从崩开的伤口流出来,渗透一层衣服的黏稠、温热的血迹。Bruce不知道他受伤了,而且Dick情愿他一直不知道。他朝养父方向迅速的一点头,希望这能让Wally明白他的意图。

 

Wally眨了眨眼睛,因为心领神会而严肃的笑了笑。“没问题。跟我来,我给你拿点……”他注意到蝙蝠侠的注视,于是改了口,没说出“绷带”二字,“……卫生纸。”

 

Dick哼了一声,顺从的跟着Wally出了厨房。

 

“嘿,嘿,你们俩,等一下!”Barry的声音让他们俩停下来了。他正大大的朝他们坏笑着,眼睛里危险的光芒常常意味着Wally有麻烦了。说真的,他叔叔跟罗宾一样是个糟糕的捣蛋鬼。跟他一起住简直就是噩梦。“往上看,孩子们。”他们俩照做了,而Wally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不……B叔叔,这不公平。小罗不知道这个传统。”

 

Barry欢快的笑了。“那不重要;你知道。所以来吧。”

 

Dick对着他头顶上的一枝榭寄生皱起了眉头。“什么传统?”

 

Wally叹了口气,瞪了他叔叔一眼,脸颊烧红。“从很久之前开始,我们一直坚持在圣诞节的时候在这个门廊上挂一枝榭寄生,而且任何两个同时经过这个走廊的人都必须要亲吻,不然就吃不到圣诞晚餐。”Wally的表情是那么的不情愿,以至于Dick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

 

“别这样,Wally,我两年前因为这个都得在这儿亲蝙蝠侠。”Barry补充道,朝Dick的方向眨了眨眼睛。

 

什么?!”Wally转身快得差点抽到他。“没人告诉我这件事!”

 

“在脸颊上,”Bruce牢骚道,在胸前抱起手臂。“他当时也没有告诉我这个传统。”

 

Dick用手捂住嘴巴,试图阻止自己的大笑,因为他知道他每动一下都在让他的伤口变得更糟。但是真的,Wally的震惊脸还有这整个场景简直就是太珍贵了。

 

“好吧,你们俩在等什么呢?”Iris出现在门廊,两手都是面粉。

 

Wally显然还在试图从这个爆炸性新闻中回过神来,所以Dick选择主动。他抓住Wally的前襟,踮起脚尖,在他最好的朋友唇边印了一个迅速但坚定的吻。然后他立刻放开,大大地坏笑起来。

 

如果可能的话,Wally看起来甚至更加震惊了。

 

“什么——小罗,等等……不,我不是说一个真的吻!我的天哪,他刚刚亲了我!在嘴唇上!”

 

Dick雀跃地走出房间,对自己感到非常的高兴。“抱歉,”他欢快地说道,听起来毫不抱歉,“我肯定是失误啦。”

 

Wally震惊地站在榭寄生下面,无助的看着他的叔叔,而后者几乎都笑出了眼泪。真是家人啊。

 

“Walls!我不知道你们的……卫生纸在哪。”Dick从卫生间的方向喊道。神速者用手穿过头发,抖去他胃的深处传来的古怪悸动。

 

“好……等下,我马上就来。”老天,甚至蝙蝠侠都几乎笑了。这会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圣诞节的。

 

x x x

“大家圣诞快乐!”神速者冲出房间,席卷了正义山的大厅。“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树下有礼物还有——我的老天啊朋友们现在在下雪!”

 

除了激起一片呻吟以外,他的叫醒服务毫无成效,于是Wally转过身,开始各个击破。

 

“M’gann!如果你不拿出你的姜饼人的话我们都吃不到啦!我保证我不会一次都吃掉的。酥皮,帮我把你女朋友叫起来呗?我给你一半我的小甜饼。呃,当我什么都没说。Arty,Zee,起床!Kaldur,你应该站在我这边的!哎呀,你们这些人真扫兴。这是圣诞节!你们都没有点过节的激动之情吗?”

 

“现在是早上六点,你这个讨厌的白痴。”

 

“这也是圣诞节早上,Arty。”

 

联盟已经连着两天在瞭望塔上忙一个案子了,这就意味着罗宾,闪电小子和M’gann都不能和他们的导师或监护人一起过圣诞节。鉴于Conner,Zatanna和M’gann都住在正义山,他们于是决定一起在正义山过节(虽然Artemis的母亲放她走的时候颇为不情不愿)。

 

在所有人慢慢朝放着小圣诞树的大厅前进的时候,超级小子问扎塔娜道。“罗宾在哪儿?”感谢Zatanna和M’gann,整个大厅都被装饰的很漂亮:墙上有闪闪发亮的花环,厨房门上有榭寄生,厨房操作台上还有施了魔法的、真雪堆的雪人。

 

“他还没到吗?”这很奇怪。Wally知道小罗之前坚决的声称要在圣诞夜夜巡哥谭,但他也承诺了早上会到正义山来。

 

“不,他没有,请稍后再拨。”他们身后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他们转过身,看见一只脏兮兮的、穿着制服的罗宾,把自己一路拖过光洁的厨房地板。

 

“哇,你看起来糟透了。到底发生了啥?”Wally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因为Dick看起来马上就要倒了。

 

“咖啡。在哪。”

 

“咖啡致癌。”Wally情不自禁地说,只是为了逗逗他。罗宾尽可能地尖锐地瞪了他一眼,但是考虑到他的目前状况,这瞪视比他平常的水平要无力很多。Wally决定对他仁慈点,所以当Dick走过那枝榭寄生的时候,他冲了过去,把他压在最近的流理台上,把自己的嘴唇印上他的。神速者推开,自鸣得意地笑着,在Dick扬起的眉毛前指了指天花板。

 

“你现在醒了吗?”

 

Dick扬起嘴唇,似笑非笑。他偏了偏头,假装思考了一下。“呣,还没。”

 

Wally眯起眼睛,将它视为一个挑战,于是倾身向前,把他们的牙齿撞在了一起。这次,他咬了咬Dick毫无反应的双唇,将他自己的舌头滑进了Dick的嘴。他不断地穿刺,直到他挑逗得Dick的舌头也开始动作。他本能的抓紧罗宾的制服,把他拽得更近,愉悦地占据了这个吻的主导地位。直到他大脑里面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这场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比如说,他现在正在亲吻他最好的朋友,他男性的最好的朋友,在整个小队面前。他迅速的放开,盯着Dick肿胀的嘴唇,他们俩同样的呼吸不均。不过值得赞赏他的是,Dick看起来的确睁大了眼睛,非常清醒。

 

“嗯,任务完成,看,根本没人能在Wall-man的绝世亲吻下保持睡意。”

 

他转向他的队友,期待着一片掌声,却只发现了一片寂静和惊掉的下巴。哎呀。好像他应该先解释一下的。

 

“哇,嗯……”M’gann的脸变成了一片好看的粉色。“这事有多久了?”

 

Wally欢快地笑了。“这不是看上去这样的。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俩不是真的是同性恋什么的。呃,我不知道他啦,”他指了指罗宾的方向,“但是至少我不是。这事是……”

 

“传统。”Dick坏笑着补完。

 

“没错。从我们俩三年前第一次一起过圣诞节开始,我们每次都在圣诞节那天在榭寄生下亲吻。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Wally从没见过Artemis脸上如此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吧。”

 

“啊得了大伙,你们不可能真的觉得我跟他——”他对Dick做了个鬼脸,然后把他推出门廊。“好吧,你们想让我证明我异性恋的性向?好的,我现在免费发放亲亲。”

 

其他六个人都消极地盯着他看。

 

“Art——”

 

“最糟的噩梦都不可能,Baywatch。”

 

“M’gann~”他恳求的叫道。她扬起一边眉毛,摇了摇头。

 

“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忍了?你,M’gann?你最近和Artemis待在一起太久了。”Wally忽略了Conner的瞪视。最后机会了:“Zee,你怎么可能拒绝——”

 

“你忘了我有男朋友,而碰巧你五分钟前你刚刚亲了他。”

 

Wally呻吟一声。哎呀。

 

然而他又灵光一现。“好吧,随便你怎么说。但是如果我呆在这不动,每个想进厨房的人都得亲我。”他双手撑在髋部,坏笑起来。现在他们可没法逃过这个啦,没人能跑得过一个神速者。

 

Artemis向她的队友们看了一眼征求同意,然后迅速从她大腿上掩藏在便装下的的皮带里抽出可折叠弓弩。她瞬间朝他的脚射了支箭,而他则太过疏忽(太自鸣得意)而来不及躲开。

 

“卧槽?!”

 

忙着在他后面给他们六个煮咖啡的Dick爆笑出声,“干的漂亮,Artemis,干得漂亮。这个赞爆了。”从他所有队友脸上的坏笑来看,他们都有同感。

 

“认真的吗?”Wally怒瞪着他们,徒劳的不停抖脚,差点失去平衡。他只能靠振动来摆脱它了,又见面了,鼻血。“你欠我一次,你这傻屌,”他朝罗宾的方向骂道,刻意的选择了措辞,“而且你甚至都没给我煮咖啡。”

 

“我可是通过亲身经历知道咖啡因对神速者有什么作用所以……没门。而且,你也不想得癌症的对不对?”他甜蜜的微笑了。Wally生气的拒绝再看他最好的朋友一眼。在他经过的时候,Dick凑上前来在动弹不得的神速者嘴唇上轻轻一啄,其他人都被咖啡吸引了视线。他近得Wally都能看到他在多米诺面具后轻轻地眨了眨眼。“圣诞快乐,Kid。”

 

“我恨你。”

 

“呐,你知道你爱我。”

 

x x x

Wally从他身后靠近,手臂滑到夜翼腰际。“我爱你。”

 

Dick微笑,将头向后靠在他男朋友肩膀上。“是啊,你差不多每天都这么跟我说一次。”

 

“好吧,我可不能否认这一点。”他收紧手臂,嘴唇温柔地扫过Dick的脖子。他们正在欣赏Wally先前弄来的圣诞树,当时让Dick惊喜不小。Dick没想过他们能把一棵树塞进他们在布鲁德海文的小小的公寓,但是Wally坚决的证明了他是错的。而他的战利品正站在客厅里,正好在马上到来的圣诞夜前及时赶到。这是他们在自己的家里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Wally想尽己所能的让它变得特别一些。而且,没有圣诞树算什么圣诞节。说真的。不然他要把礼物都放到哪儿去?

 

说到礼物……Wally用鼻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试着把自己从男朋友身上剥下来。他口袋里天鹅绒的戒盒沉得像块铅。就他所知,Dick对他的计划一无所知,但是……Wally没法不因此而惶惶不安。如果连Dick都没开始怀疑任何事,也许说明他根本没期望这事的发生。Wally知道他们一直都心有灵犀,但是也许就婚姻大事他们不一定能达成一致:Wally知道Dick都没有Wally一半浪漫。他是那种永远将义警责任置于个人生活之前的那种人,绝不会容许任何事影响他的工作。Wally愿意认为他是这条铁律的例外,然而即使认识了他十年以上,Wally还是不能完全弄懂Dick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而且他真的没法承受他说不的后果。

 

“你今天真是非常黏黏糊糊啊。”Dick说道,提醒了Wally还没有放开他。

 

“嗯,这是圣诞节。你知道我有多爱这个时候。还有你。我是说,不管什么时候我都爱你,但是这也是圣诞节啊。”

 

Dick笑起来,从Wally的怀抱里滑出去。“我也有个惊喜给你。”他走向他之前观赏圣诞树瞧的时候放下的包裹,翻翻找找,拿出了一个熟悉的物件,递给Wally。

 

神速者笑了,“当然啦,我们怎么会忘记这事呢?”他从Dick手里接过那枝榭寄生,把它系在卧室的门廊上,因为这是这件两居室里唯一的门廊。

 

他突然意识到也许他没有比此时更好的机会来实施他的计划了。(而且,Dick还穿着警察制服的样子看起来格外迷人,而圣诞树的灯光洒在他漆黑的头发上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像是Wally梦中的精灵。)所以当Dick倾身向前准备亲吻的时候,Wally将手抵在他精壮的胸膛,把他按了回去。

 

“等等,我有个问题要先问你。”

 

Dick看起来非常惊讶,但是点了点头,蓝眼睛闪亮,笑容温暖。

 

这简直无可救药。

 

“我知道我们所过的生活不允许有过多的激情和温存,”Wally开口说道,“我们日复一日目睹人性中最邪恶的一面。最邪恶的人。我明白有的时候这让我们觉得恶心,想到这些人与我们同属人类,却能做出如此违反天理伦常的残忍之事。但是……但是除此之外,或者正因如此,我不认为我们应该就此放弃我们和其他人,正常人一样都拥有的简单的幸福。因为人性中仍然有善,而我们应该坚守这些美好。”

 

Dick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Wally举起一根手指于是他就保持了沉默。

 

“等等,我还没说完。”他吞了吞口水、“Dick,从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开始,你靠过来在我的嘴唇上亲了我因为你就是这么个人,我看着你然后我说,就是他。我想要这个人成为我最好的朋友。因为我从没对另一个人抱有相同的感觉,后来也没有。我憧憬你,罗宾,而我也嫉妒你。你是我想成为的所有:聪明,古灵精怪,自信,而所有人自然而然地喜欢你。然后,当然啦,我了解了你而……我意识到我原来错的有多离谱。”

 

Dick的扑克脸在最后一句话前有些松动,然而Wally带着一个小小的笑容继续道。“你不仅仅是聪明,你才华横溢。你是唯一一个在我谈论科学的时候懂我的人。你出任务的时候棒极了,永远警惕,永远敏锐;有的时候跟你一起工作让人感到敬畏。你妙语连珠,你永远有漂亮话可说,永远知道说什么能让所有人都笑起来。你……你不仅仅是古灵精怪和可爱,你那么美,Dick。我以我的一切担保。你是最迷人的人……你搏斗的方式,像是场舞蹈。像场表演。”他微笑起来。“你一直都是个表演者,当你告诉我你的过去,你都经历了什么的时候……你让我感到惊奇。有人能经历过如此深重的苦难还能散发出如此炫目的光辉。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人。”

 

Dick的双眼牢牢地盯着他看,一如往常的深不可测。Wally对于他在想什么毫无所知。“而且……没人喜欢你,Richard Grayson,我们都爱你。几乎不可能不这么做。”他无助地笑着。“所以我为你所倾倒又有什么可惊讶的呢?”Wally的手覆在他口袋里的戒盒上。

 

Dick肯定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因为他偏了偏头,咬住了嘴唇,头发落进眼睛里。但是要停下已经来不及了,所以Wally挺起胸膛继续,声音微微颤抖。

 

“所以基本上,我这么长的演讲是,呃……”他打开戒盒,圣诞彩灯洒在戒指上的蓝水晶上,单膝跪地。“你愿不愿意让我成为最快乐、最幸运的人,选择和我共度余生?因为……为什么要等待?”他有点自我贬低的笑了笑,恳求地望着Dick的眼睛。“你了解我;我是个神速者,我们可不等待。”

 

他向上望着他的男友,感觉奇异的灵肉分离。这也可能是因为他的心脏跳得太快了,而他正因为心动过速而缓慢休克。然后Dick抬起了头,双眼是一片柔软的蓝绿色。

 

“好吧,现在这有点尴尬了,”Dick温柔的说,声音有些哽咽,“是这样,Wally。”Wally吞了吞口水。好吧。可能休克也不是个坏主意,因为怎么看目前来讲都不像是个“我愿意”。“我觉得我们好几年前就都同意了我一般是在这段关系里管事的那个,对吧?而且,我误以为你可能会太懦弱,没法走完求婚流程……所以我……”他抓住Wally手腕,把他拽起来,而他正轻轻地晃着,不敢置信地盯着Dick正充满喜爱地微笑着递给他的那枚花纹精致、中间镶嵌一颗小小的绿宝石的金戒指。

 

“这是……给我的?”

 

Dick带着过度夸张的绝望之情翻了翻白眼。“不,Wally,这是给小丑的。还能是给谁的,你这白痴?以防你没注意到,这就是我的回答。”

 

Wally发出一声尖叫,手臂揽住他震惊的男友的脖子。我的天哪。天哪天哪天哪这是真的。Wally努力抑制住想掐自己一下的冲动。“你一点都不知道我有多松了一口气。”他几乎都在Dick制服里呻吟出来了。

 

“噢Wally。你不会真的觉得我会说不吧?”Wally只是用鼻子拱了拱Dick的颈窝,没回答。Dick只是笑了笑,然后安慰地紧抱住Wally的背。“我要跟一个白痴结婚了。我真高兴啊。”

 

Wally没去理会这熟悉的嘲讽,因为“结婚”这个词从Dick嘴里说出来就让他想要尖叫,想在地板上抑制不住地打滚,所以他从盒子里拿出银戒,缓慢的,充满敬畏地把它滑到Dick的无名指上。他没法不觉得自己的审美棒极了;戒指完美的契合Dick的手指,而那抹蓝色与Dick闪亮的蓝眼睛交相辉映。甚至Bruce都同意了,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然后他的未婚夫用他更加纤细的手执起Wally的手,做了同样的事。

 

神速者低头盯着他手上那枚美丽的戒指,感觉不可置信的快乐,困惑地翻来覆去地盯着看。这是他的了。Dick是他的了。他要跟世界上最棒的男人结婚了,而他能做的一切就是傻兮兮地盯着他的戒指看。

 

Dick笑了出来——Wally因此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不小心把最后那句说了出来——然后用手指抵着他的下巴拉近Wally的头。他贴紧他们的嘴唇,给了他一个紧紧的、充满承诺意味的亲吻,榭寄生在他们的头顶冲他们微笑着。

 

“圣诞快乐,Kid。”他抵着Wally的嘴唇说道,一如他一直以来那样,年复一年,从他们的第一次开始。

 

有史以来,最赞的,圣诞。

 

- fin.

FT: 倒时差倒得乱七八糟的译者突然想起来昨天是七夕以及手上这个坑还有1/3没有填完于是羞耻的来填坑……这篇文没有beta因为基友不是很吃鸟闪,但是我还是非常想翻译(虽然我自己现在中文比英文还烂),因为我实在是非常喜欢这篇文,非常喜欢这篇文里的鸟闪,非常喜欢这篇里的Wally,尤其是Wally求婚的那一段话,曾经在难过的时候翻来覆去看过很多遍。希望大家喜欢!(并请用留言砸死我靴靴!)

    08/14/16 update: 授权已经要到啦!还是求留言求留言,也许作者能看到呢对不对(可以的话大家也去FF收藏原文或者留言吧!)

评论 ( 1 )
热度 ( 87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