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授翻]Oh God Not Again 第三章(上)

SY有读者催更于是非常惭愧的来更新这一篇……

(可见评论是多么重要!!!)

前文请翻文名tag

Chapter 3.

“所以你们觉得你们会去哪儿?”罗恩问道。 

“我知道。”哈利答道。

“我会是格兰芬多。”罗恩骄傲的宣布。

 “你怎么知道的?”哈利问道。“我是说,除非你懒惰,不忠,无能,你可能会在其他任何一个学院啊。”

 “我全家都是格兰芬多。”罗恩解释道。

 “所以呢?格兰芬多的父母就一定会养育出了格兰芬多的孩子吗?”哈利问道。他想到格兰芬多都是过于糟糕的父母,以至于他们的孩子不得不勇敢起来面对这一切,感到有些惊恐。

“我全家都是赫奇帕奇。”厄尼·麦克米兰说道。

“你知道我全家都是斯莱特林。”德拉科提醒他。

“所以,你们三个都想去某个学院,就因为其他人都是那儿出来的?”哈利问道。

“是呀。”罗恩点头。

“好吧,我不想这么告诉你,但是这听上去挺像赫奇帕奇的忠诚感的,想跟你其余家人待在同一个学院什么的。”哈利随意的说道。罗恩和德拉科看起来有点不忿,而厄尼高兴了起来。

“虽然,”哈利贴心的继续道,“想在一个所有人都下意识信赖,而且往往低估的学院是个聪明绝顶的主意,没准你们也有拉文克劳特性。或者也不失为一个让你内心的斯莱特林野心蓬勃发展的好机会。”

厄尼朝哈利怒吼一声,但是这时他的名字正被叫到。幸运的是,在马尔福被叫到之前,他也没什么机会向哈利泼洒毒液。

“你不是真的这么想,是吧哈利?”罗恩问道,他整张脸都白了。“我真的很想进格兰芬多。”

“我确信你会去格兰芬多的。”哈利向他保证。他对于这么逗他们感到了一点点愧疚。不是很愧疚,因为无论哈利要对德拉科做什么,他一般都有所准备*(好吧,除非六年级谋杀未遂案那事,但是公平起见,德拉科尝试对他钻心剜骨在先)。而一年多一点以后厄尼就会相信他生性邪恶。然而哈利很想帮着减缓,而不是加剧罗恩的不可忽视的自卑情结。不过他没有更多时间来思考这件事了,他的名字很快就被叫到了。

*译注:本句原文为Not very, because Draco usually hadanything Harry felt the need to do to him coming,不是很确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有看得懂的读者敬请赐教。

“波特,哈利。”麦格教授念到。

人群中瞬间爆发出一阵窃窃私语。

“她是说了波特吗?”

“那个哈利·波特?”

到如今,哈利已经在他的第一世里积累了赫赫恶名,也花了大量时间来习惯这名声。然而,没有什么能跟一大帮人(尤其是青少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相比较。

“是啊,没错。”哈利走上前去。窃窃私语声迅速的安静下去,而教师们面面相觑,有些惊讶。显然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对这些流言默不作声,就像他真的会这么做似的。“我是哈利·波特,如果有任何人来问我我是不是真的是我自己,就是在暗示我连一岁小孩都不如,我会咒他。我警告过你们了。”

好吧,哈利其实不是很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会咒他们(尤其是三年级及以下的学生),但是看起来要阻止那些没完没了的质疑他身份的人,这倒是个行之有效的方案。而且斯内普脸上惊恐的表情是个加分,虽然看起来他只是确信了他是詹姆·波特再世。好吧,这样也不错了。

然后哈利就走向分院帽,把它戴在头上。

“嗯,”帽子说,“很难。非常困难。”

这有什么可难的?你已经分过一次了。

“是,但是你现在又回来改变历史来了,这可很斯莱特林啊。”

有道理。除了,你知道,这件事完完全全是个意外。

“好吧,鉴于你的年龄,你不可思议的聪明,也许你应该去拉文克劳。”

哈利翻了个白眼。实际上,我的智力水平跟我的同龄人比算普通的,所以我不应该。不过如果我还让赫敏成绩比我好那么多的话就太糟糕了。我不管她是不是一个天才;我可比她大上十二岁呢。

分院帽叹了口气。“好吧,拉文克劳也不要。但是考虑到你的忠诚,尤其是考虑到你对韦斯莱家令人震惊的无条件的忠诚,赫奇帕奇怎么样?”

哈利耸耸肩。随便,那我就转到格兰芬多去。

“你还能这么干?”分院帽问。

他又耸耸肩。我可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兼前传言中的下一代黑魔王。我裁决生死。

“有点自命不凡啊,不是吗?”分院帽有点被哈利对其他学院的抗拒惹火了。

有点吧,是啊。哈利承认道。但是,这不是很格兰芬多吗?而且你为啥这么想把我丢到一个别的学院去?

“那我应该怎么做?就因为我上一次把你放到格兰芬多,这一次我也应该这么做?这事儿可不是这么说的。”分院帽解释道。

这事儿上次就是这么说的。哈利抗议道。

“噢,我可不记得那件事,我得好好思考才行。你,作为一个瑟瑟发抖的十一岁小孩,有胆量跟一个能决定你后半生人生轨迹的造物争执,听起来倒是很格兰芬多。”

什么叫‘后半生人生轨迹’?我以为分院结果只影响我在霍格沃茨的生活啊?

分院帽笑了,真的笑了。“哦得了,你真的这么想?举一个大家觉得不邪恶或者不懦弱的斯莱特林?或者,又邪恶又懦弱?”

哈利无言以对。

“或者拉文克劳。他们理应极度笨拙,没完没了的在学习。虽然也有例外,比方说我从你的经历中见过的秋·张和卢娜·洛夫古德。然后说赫奇帕奇,进这个学院的人大多是不满足其他任何一个学院的条件的人,不过塞德里克·迪戈里倒是他们这届中最好的啦。”

那他们说格兰芬多什么?哈利饶有兴致地问道。

“炮灰而已。”

哈利哼了一声。太正常了。我猜我大概明白你要说什么了。我是说,海格差不多跟我说过所有黑巫师都是斯莱特林,就算他知道某位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也是,不过他以为那是小天狼星而不是彼得。然后你听说很多某人的手下都出自斯莱特林的家族,所以自然你就觉得所有斯莱特林就算不是食死徒也至少是狂热的纯血主义者。而且韦斯莱家看重他们世代格兰芬多的名声简直到了一个可笑的地步。

 “所以你要换一个学院了?”分院帽满怀期冀地问道。

抱歉,我会的,真的,但是我很想和我的朋友在一起。更别提罗恩现在还太幼稚,根本不能接受跟一个斯莱特林交朋友。

 “好吧,”分院帽嘟囔道,“我猜蹦过死亡帷幔也算是鲁莽的体现,不妨把你丢去学不会谨言慎行的格兰芬多!”


评论
热度 ( 2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