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盾铁双性转]The Idiot Box 10

(10)

*** 

那天晚上之后,有什么事情不一样了。改变并非影响深远,也不显而易见,但是仍然存在。紧张的气氛缓和、放松了许多。Tony和Steph就像决定好了可以以正常礼节对待对方,而不那么迫切的想取对方性命一样。她们远非挚友,但对彼此至少还算有礼貌。考虑到她们俩曾经为了早餐打过二十分钟,这可算是长足的进步。

某天早上,Steph提醒Tony她晚上还有搏击训练,而后者只是翻了翻白眼。“老天啊,你们俩啥时候开始表现得像成年人了?”Clint问道。“如果你们俩都不时而消极抵抗时而一点就炸的话,那还有什么好玩的啊!”

“比如你昨天晚上叫Jarvis下载的任何一部特别生动形象的色情片?”Tony一边倒咖啡一边说道。(她的咖啡是一种吓人的、柴油那么黑、闻起来像灰烬的液体,根本没人愿意喝。Natasha说她有一次看见Tony用它来去除污渍。自从Thor试了之后,他对Tony的敬佩更上了一个台阶。)

Clint为自己的尊严辩护道,“嘿,那个是Thor下的。他想知道中庭人是如何求爱的。”

“我很确信不管Thor从屌斯拉2*里面学了啥,Jane都会高兴的。”Tony给咖啡壶盖上盖,抓起她的公文包。“我得出门去跟别人解释为啥几百万战损好过九头蛇统治世界。如果Fury想要新战机的话,叫他滚一边去。”

*Cockzilla 2

“搏击训练!”Steph在Tony向门口走去的时候叫道。 

“是,老妈。”

Clint摇了摇头。“老天,你们俩现在可真无聊。这就是为什么没人喜欢健全的人际关系。娱乐价值等于零。”


两周过后,她们俩才再次有机会独处。生活总是让她们忙忙碌碌。除了她CEO的工作以外,好像Tony一手包办了SI的所有产品设计。(Steph跟Pepper说这件事的时候,她笑了起来。“可别被Tony那副‘除我以外众生愚昧’的说辞骗了,”她说道,“她设计的那些大家伙都没法投入市场。如果你想要一个三栖母舰或者一套新的反浩克装甲,那找Tony准没错。如果你想要一个新的手机或者面包机的话,那她可就没影啦。”不管真相如何,Steph每次走进神盾的移动指挥室都会被吓到,继而想起这一切都出自Tony之手。除此以外,还有玛利亚斯塔克基金会。它本是Howard用来避税的,Pepper说Tony在,据她跟Natasha的原话,“默仿品事故”之后想到要重建它。

“基本上浩克一砸东西,我们就赔偿。”Pepper说。她听起来不太高兴,但是这保持着复仇者的良好公众形象,即使有的时候拯救世界带点破坏性(虽然Steph不觉得反之能少带点破坏性)。队里所有人都尽了义务,按Tony的话说,为了捐赠而大跳钢管舞。而没人像Tony做的一样多。

“如果我哪天成了超级罪犯,这是那些捐赠人的错,”Tony走进观影区的时候说道。“我真不应该被迫一直跟他们说如果不是因为复仇者,哦耶,所有人都会死。”Tony摊进沙发里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咕哝。Steph从书本上方瞟了她一眼,然后又一眼。Tony的头发傍晚的时候肯定被盘成了一个优雅的发髻,而现在变得乱七八糟。她的大眼睛甚至看起来更大了,颜色更深,Steph以为BetteDavis*的造型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呢。她的嘴唇鲜红,双颊抹着粉色,高跟鞋高的吓人,美丽绝伦,裙子很——紧。非常紧。而且妩媚。非常妩媚。

*Bette Davis


 

理智上Steph知道她的队友在某种程度上被认为是性爱象征,但技术上讲,鹰眼也算。鉴于性吸引的一半都来自于神秘的光环,有时候真的很难记得跟你朝夕相处的人究竟有多么吸引人。

突然,Steph记起来了。

“呃,”她说,“你看起来很棒。" 

Tony踢掉鞋子,摘掉了固定住发髻的别针。“太操蛋了。那帮吝啬鬼根本没穿过四英寸的高跟。”她晃了晃头,长长的、比平时更卷的黑发散开。她看了看四周。“其他人都在哪儿呢?”

“现在是凌晨四点。”Steph指出。

“操,对。”Tony呻吟道。“老天,我七点还有个会。”她伸直长腿,脚翘到咖啡桌上。Steph坚定地看向别处。

“你得睡一会。"

“呣。睡三小时比不睡还糟糕。说到这,你为啥还醒着?”

一如往常。噩梦,坠落,和冰冷、冰冷的海水。Steph举起她手里的书。“Thor推荐的。他说这是一本行走人间的瓦尔哈拉英灵之传说。” 

Tony扬起眉毛。“对于哈利·波特来说真是评价很高啊。”

“这很棒,”Steph说道,拇指抚摸过书页的边缘。Tony头向后仰,闭上了眼睛。她看起来像断了绳子的木偶。“不过,你记不记得那天下午你生我的气来着?”

“你得具体点。”Tony闭着眼嘟囔道。

“在训练室。你说我不让别人插手训练安排因为我觉得我自己什么都知道。”

“嗯。”

“你还叫我别再对盾自怜了。”

“啊。对啊。好时光啊。”

Steph在烦躁和好笑之间挣扎,这情形在和Tony的相处中可相当常见。她决定对此一笑置之。“对。然后你跟我说,‘我知道这现在对你来说根本没有意义,没关系我可以等,但是斯内普杀了邓布利多,哈利是最后一个魂器,混球。’”

“哦。”Tony沉默了一秒钟。“操,我真的这么干过。呃,对不起?不过我得给自己辩护一下,你当时确实是表现得像个非常混的混球。”

Steph忍俊不禁。“你知道,有人就是不知道怎么道歉。”

“是啊,我知道。在这个众生平等的世界,这可真是文化遗产啊。”Tony抬起头。“如果你不睡我也不睡的话,你有没有继续看过那部剧?”

Steph想了一秒其中的关联。“没。没兴趣。”

Tony耸了耸肩。“我听说它后面会好一些。而且,”Jarvis打开了电视,“你有什么其他可干的事吗?”

Steph拍了拍书的封面。

“书呆子。”


这几乎就是她们这晚上最后的交谈,除去Tony半心半意地评价道如果把Tom Haverford和Ron Swanson*合起来基本就是晚年的HowardStark,这评价引起了Steph迟早会问的一肚子问题。大多数时候,她们俩安静地坐着。如果这安静让人有些不安的话,好吧,这就是电视的好处了。她们没必要说话。

*这两位都是《公园与游憩》里的人物。Haverford是一个自以为很受尊敬的无能官僚;Swanson冷漠疏离,对两任前妻都很“憎恶且恐惧”,他声称对他人生活毫不在意但是其实很关心其他人。

Steph想知道什么时候和Tony讲话才能给她感觉不再像一场考试。不过,Steph带着比她应有的更多的成就感想到,至少她想这次她及格了。



***

这开始成为她们的日常,一个没有规律的、混乱的日常。在凌晨两点、三点、四点,她们中的一个会走出房间,看到另一个正坐在沙发上。Tony没问为什么Steph醒着。Steph没问为什么Tony醒着。她们只是一起坐在沙发上,打开下一集电视剧。这至少比独自坐在一片黑暗中要好。 

她们第五次这么干的时候,Steph在一场特别逼真的噩梦后滑下床铺,看到Tony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巡回鉴宝》一边拿着勺子从罐里舀花生酱吃。Steph打开灯,Tony眨着眼睛叼着勺子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受惊的猫头鹰。

“《人物》杂志有一次问我跟美国最臭名昭著的宴会女郎一起住是什么样的体验。”Steph说道。

Tony吞下花生酱。“是啊,夜夜笙歌,这就是我们复仇者。”她动了动,Steph坐到了她通常坐的那个位置。Tony懒洋洋地躺在她那端,脚趾几乎拂过Steph的大腿。Steph吞了吞口水。Tony拿勺子指着电视。“那花瓶也就值一千刀,最多。估计不到。”

Steph研究了一下那个花瓶。“你确定吗?它看起来是个不错的花瓶啊。"

Tony哼了一声。“亲爱的,我很有钱。”

结果那花瓶值八百刀,对于Steph来讲这是个不小的数,但是显然把它带来的人不这么觉得。而Tony,Steph可从没见过能把花生酱吃得这么趾高气扬的人。“厨房里有水果,”她说,“苹果,橘子,香蕉。它们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苹果吃起来像木头,橘子太难剥又不好吃,而且我不信任自带表皮的食物。”

Steph从沙发上翻起来,走向厨房。“给我再拿一罐啤酒!”Tony在她身后喊道,“我现在开始加载下一集《公园与游憩》。”Steph一手拿着两只橘子,另一手拿了两瓶水。Tony噘嘴。“就算你不按我的点单来,你至少也得给我点尝起来不像呕吐物的东西啊。”

“那是因为你只在喝酒喝到吐的时候才会喝水。你现在还没因脱水或者败血症而死真是个奇迹。”她娴熟的一次剥掉橘皮,把它递给Tony。

“耶稣基督老天爷啊,Steph,你有什么不擅长的事吗?”

“我不太擅长给花瓶估价啊。”她开始给自己的橘子剥皮,朝电视屏幕点点头。“你又为什么在看那个?你为了Thor听NPR这事嘲笑了他一礼拜。”

“那是因为Thor听《今日美国》这事实在是太搞笑了,又不是因为资本家对公共广播电台的私人怨恨什么的。”Tony含着一嘴橘子说道,“而且,这是我最健康的醒脑剂了。”

Steph读过Tony的档案。她知道的就跟神盾一样多(理论上来说是这样;Steph尊重Fury可不是因为他的坦诚),所以她对Tony在阿富汗的时候发生的事有一些基本了解。本来保护她的卫兵都遇害了。她被kong怖分子绑架,被折磨到她同意给他们造导弹。在她被关起来的某个时候,她意识到Stark的武器被kong怖分子用来打美国军队和阿富汗公民。在某个时候,她决定建造钢铁侠盔甲。在某个时候,她逃了出来,在沙漠里独自求生,而她的狱友,某位Yinsen博士,在出逃过程中遇害。(这就是Yinsen奖学金的由来,Steph这才意识到,觉得自己像是个白痴。由玛利亚斯塔克基金会提供给有志于医疗事业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学生。当然了。)

她知道关于Tony的一切,但她从来没把它和那个有血有肉的女人联系起来。Tony就是Tony式的Tony。无敌钢铁女侠一直让人头痛,但是她看起来不像是破碎的。或者是Steph选择了不去思考这件事。

“啊没错,随便吧。”Tony耸耸肩。“看电视?”

“看电视。”Steph这么说了,因为她感觉那一刻好像已经过去,因为Tony看起来并不想谈这件事,因为Tony身上有些东西总让Steph说出错话。


T/N:我终于排掉了敏感词……真不容易

评论 ( 4 )
热度 ( 8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