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盾铁双性转]The Idiot Box 05-06

原作者:Margo_Kim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1047 未授权翻译

更新见tag


 (05)

***

      当他们把她放出医疗湾后,Steph偷偷摸摸的穿行在航空母舰的走廊里。她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讲话。肾上腺素带来的胜利感被刻骨的疲倦取代。只要她能找着一张床,她就能再睡上80年。在她马上就要到她的卧室的时候,一个声音让她紧紧贴在了墙上。

      “得了,Pep,”Stark说道。“每个超级英雄都需要个姑娘。如果你不站出来的话,我的敌人们能去绑架谁呢?”她安静的声音在金属制的走廊里回荡。Stark听起来跟Steph一样疲惫不堪,但是她声音里还有什么,缺了什么,仿佛她累得没法筑起她刻薄冷漠的心防。

      “真诱人。”另一个女人答道。

      “你不是应该温柔地对待我吗?我是个受伤的英雄。”

      “那就拖着你受伤的身体到床上去。你看起来糟透了。”

      “哼。睡眠才没有那么好。”

      Steph忍不住了。她蹑手蹑脚地向前几步,探头看向走廊拐角。Stark靠在一扇关着的门上,她的头抵着墙,眼睛半阖,胳膊吊着绷带,但是脸上挂着个Steph从没见过的懒散笑容,至少从没亲眼见过,没在神盾档案里几百张照片里见过。笑容对着的那个高挑的红发女子——或者,Steph意识到,一个普通身高,穿着一双让Steph看着都脚痛的高跟鞋的女人。Steph意识到她肯定是那位臭名昭著的Pepper Potts。从她看过的档案以及“世上唯一一个能搞定Tony Stark的人”的描述来看,Steph还以为她是那种身高六尺,挥着斧头的形象呢。

      Pepper抓住Stark的手臂。“我看见美国队长救了你。”

      Steph在Stark大声抗议的时候忍住了笑声。“嘿,我救了她。”Pepper看了她一眼。“然后她救了我。”Stark承认道。Steph提醒自己去学一手Pepper是怎么管住Stark的。这女人简直是个天才。“我们救彼此的命。鹰眼救了Thor,Thor救了Natasha,Natasha救了Hulk,Hulk救了所有人。这就是个拯救循环。”

      Pepper怀疑地哼了一声。“你下次见到他们的时候,谢谢他们,”她说道,“尤其是Rogers队长。”

      这真的没必要。看来Stark也是这么想的。“哦,Pep,别告诉我她也色诱了你?”

      “我不会因为你恨她就去恨她的。而且如果她在你表现得像个白痴一样的时候保护你的话——”

      “嘿,Barton从一架飞机上跳下去,就为了把一支箭射到一个外星人脸上。我的战斗策略又不是最糟的那个。”

      “你为了炸掉一个巨大的外星机械大蛇甚至试着钻到它里面去了——”

      “而且如果Hulk没先到那儿的话这肯定可行,所以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揪着它不放。”

      Pepper举起了她的手。“停下。拜托。我马上就要失去所有对于你现在虚弱状态的同情心了,而且我可不想殴打一个病人。”她揉了揉鼻梁,摇了摇头。“我知道你现在就是这样的人了。我明白,而且我为你骄傲,但是我不想失去你,Tony。我真的不想。你也是我所有的一切了,记得吗?”

      Stark换了一下重心。“是啊,好吧。”她最后说道。看着Stark如此不安很奇怪,而且感觉并没有那么好。这仿佛违反了世界运行的规律:鹰击长空,鱼翔浅底,斯氏趾高气扬。

      Pepper撞了撞Stark的肩。“而且我没在开玩笑。跟美国队长道谢。我不会容忍你跟国民偶像挑架的。”

      “没准是她跟我挑架的呢。”Stark声音中的苦涩意味让Steph不安起来。她没想过Stark甚至在意这些事。

      “Tony……”

      Stark举起了手。“无所谓。就这样吧。她又不是第一个不喜欢我的人。我之后再处理她的问题。反正我有很多时间。”

      “所以你要执行Fury的计划了?”从Pepper的语气看来,无论这个计划是什么,她都明显不赞成。

      Stark耸耸肩,脸皱了起来。她抓了抓受伤的肩膀,说:“我们还能把他们安置在哪儿呢?”

      “我能想到很多,很多地方。”Pepper说道。当Stark张嘴试图反驳的时候(因为她生理上就受不了不回嘴),Pepper伸出一根手指压住她的嘴唇。“你一个字都不准说。这是你的糟糕决定,你可以等下再承担后果。现在你该睡觉了。”她完全无视她的抗议,把她扳过身,推进房间。

      Pepper说得对。该睡觉了。Steph靠着墙都能睡着。所以她把Fury和Stark的秘密计划和Stark的笑容带给Steph的奇怪悸动、以及更加奇怪、难以解释的罪恶感都留到明天再解决。



(06)

***

      当Fury宣布复仇者将搬入Stark大厦奢华的顶层公寓时,Steph感到她本应更加烦躁的。毕竟,Fury不止自己决定了她的居所,他偏偏还选了Stark的房子。但是在她自己新的神盾分配的公寓独自吃了一周晚餐之后,Steph没那么反感被迫入住这档子事。夜里她的思绪过于震耳欲聋。也许如果周围有更多人的话,它们会变得安静些。

      而且,她看到那顶层公寓的那一刻想道,在这儿你根本不可能不小心撞见你不想见的人。这根本不是个顶层公寓。这就是幢别墅,而且是Steph见过的最大的之一。除去Stark以外的复仇者们像糖果店里的孩子里似的占据了一间间喜欢的卧室,而且当他们完事的时候,还有半打他们甚至都没见到的新房间。难怪Howard和Tony行事风格如此。如果你住在这种地方,你也会觉得你是不可触及的。

      入住的当天傍晚,Pepper在电梯里堵住了Steph。“晚上好,队长。”Pepper走进正要关上的电梯门,按下她要去的楼层,平稳地说道。“你适应得怎么样?”

     “这有点吓人,”Steph说道,“但是我很感激。队伍能有个一起聚聚的地方很棒。”

     “是啊,Stark小姐这么做还是挺慷慨的,不是吗?”Pepper对Steph微笑起来,而这吓人极了。“我知道你们俩没什么很好的第一印象。”

      “我们有一些分歧。”Steph圆滑地回答。她从不在别人背后说坏话,而如果她这么做了,她至少不会对他们的朋友这么说。

      “是啊,”Pepper赞同道,“那是因为Tony就是个混蛋。她就是这种人。但是她不是个坏人,Rogers队长。其实她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努力着。”她从加卡口袋里掏出一张白纸。“这是Tony位于地下室的车库的通行密码。那儿很暗、很脏,还闻起来像是汗味和机油,但是她在那儿待得很自在。如果你在她最自在的地方跟她谈谈,我觉得你们俩可以解决一下你们的争执。”

      Steph接过纸片。纸片上的字迹清晰得好像打印的一样。“谢谢,”她说着,一边仔细考虑这个计划。“我会好好考虑的。车库在哪儿?”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Steph面前是一个灰色的混凝土走廊,而这绝不是健身房。Pepper把她推出去。“就在这儿,”她兴高采烈地说道。“我真的很感激你解决这个问题的决心。”

      Steph茫然地向前走了一步。“Potts小姐,”她开口道。Pepper微笑,电梯门慢慢关闭。

      这女人恐怖至极

      择日不如撞日,Steph想道。走廊尽头是一扇双层门,看起来像庇护所的入口。Steph带着怀疑在键盘上输入密码。她半心半意的希望这没用。它当然有用了。

      “车库”,正如“顶层公寓”,完全没形容出Steph走进的空间。车库应该狭窄、杂乱、只够放一辆车,至多再能站一个人。而这个……完全超出Steph的语言能力。她唯一能想到的和这间屋子相似的东西就是那个她当时成为一个超级士兵的那间到处闪闪发光、嗡嗡振动、哔哔作响的屋子。但是即使那间屋子也相形见绌。它看起来像是从某种最异想天开的科幻小说里蹦出来的一样,到处都是镀铬和机油、激光枪和光线。钢铁女侠的部件四散在房间里,挂在天花板上,倚靠在墙边;四四方方的小机器人绕着Steph的脚转圈,她赶忙跳开;Stark慵懒地滑动钢铁女侠的全息图,Steph突然明白了为什么Fury管Stark叫做“未来人”。(注释④)

      Stark看到Steph并不吃惊,更多的是烦躁。“天哪,他们现在什么人都放进来了。”她从全息图转向摆在三张巨大的工作台之一上的钢铁女侠胸甲。“Pepper送你下来的?”

      Steph点点头,向前一步。在她的左边,本来她以为是什么雕塑的东西突然开始动了。它的……只能说头部,上下摆动,让Steph感到特别惊恐,仿佛它正看着她,但是不知道它看到的究竟是什么一样。

      “退下,Dummy,”Stark心不在焉地说。“她不是一团火。”

      Dummy好像心存疑虑地摆动着,但是它的头低了下去。Steph赶在它抬起来之前疾步迈过它。“我想跟你谈谈我们的关系。”

      “现在谈这个有点早了。”Stark听起来完全心不在焉,她的手两个相同的螺丝刀上方游移。她抓起其中一个。“我们先享受蜜月期再谈排他性吧。”

      Steph努力吞下厌烦,提醒她自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注释⑤)。“我认为我们开了个坏头。”

      “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队长?”Stark说,“粉饰太平。”她打开一块Steph甚至不知道其存在的金属板然后开始敲敲打打。“这就是在撒谎,而且没那么有趣。所以别说什么我们没开个好头或者假装我们俩性格不同或者别的什么狗屎,政治正确,阉割版本的神盾出品的问题解决方案,就说发生了的事实就好。我们讨厌彼此因为你觉得我是个自私的婊子,一有机会就会睡遍全队,而我觉得你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磕着你自己的道德优越感都能嗨起来。”Stark给了一个Steph只能形容为“操你妈”的面部表达。“我有多接近真相?十分之九?”

      “你有什么毛病?”Steph嘶声道。“难道其他所有人对你来说就那么一文不值吗?”

      “你有什么毛病,队长?你那脆弱不堪的自尊心受不得一个人不去跪舔你吗?”

      这很不理智、极度愚蠢,但是Steph太累了,而Stark的脸简直就写满了找揍两个字。她绕过桌子,抓起Stark的衬衫。复仇者是这个操蛋的世界里Steph唯一渴望的事物,而这女人就非得在这里面。

      Stark的眼睛睁大了。然后又眯了起来。

      “恭喜。”Stark说道,语气中的恶意四下溅落。“脱了装甲,你就可以揍我了。你是想要这样的答案吗?”

      Steph看向她攥紧Tony衬衫的手,她的指节发白。她放开手。“我很抱歉。”她说,怒气渐渐平息。“这太过分了。”

      Stark转过身,把衣服拉回原样。“你想要我做什么,Rogers?向你道歉我不是我父亲?”

       “不,我没想要你——我不想要这样。”Steph揉了揉颈后,无比希望她现在不在这。“我想能够跟你合作,而你让你自己很难讨人喜欢。”

      听到这个Stark皱了皱脸,然后假装她没这么做过。她抓起她的焊工面具,仿佛它像钢铁女侠的面甲一样无解,然后戴上它。“我们不需要喜欢彼此也能合作。”

      “这有帮助。”

      “噢,我是个大姑娘了,Rogers。我们就假设你也是吧。所以为什么我们就不先无视对方试试,然后看这样怎么样。”

      当Steph张开嘴的时候,Dummy决定她实际上是一团火。她洗了三次澡才把泡沫洗掉。而Stark嘲讽的笑声则在她脑海里回荡了更久。

      这丑陋的、恶心的羞耻感代替了义愤填膺的怒火,在她心头甚至停留了更久。Steph站在永远用不完的热水下方。我在这儿不快乐,她想道,甩开一切粉饰太平、让她罔视现实的念头。我在这儿活得不快乐,我不属于这里,而且我不喜欢我在这儿成为的那个人。

      但是她就在这儿,无路归家。所以她得履行使命。神呐,她会履行她的使命,而且要把它做好,因为无论如何这是她毕生所求。如果这不足以让她快乐,那么这足以让她有用。Steph开始怀疑是不是她只能期待如此。


注释④:原文为"bleeding edge" ,根据Urban Dictionary,这个词意思是Used to refer to technology that is so far aheadof it's time that it doesn't yet have any practical application。我没在中文中找到类似的用法,又不好用一句话来解释,所以在此意译为“未来人”,依然,感谢Mutant8 的妙笔。

注释⑤:原文为"all those sayings about high road",Beta君认为是指Steph作为对自己有更高道德要求的人不能以同样的标准要求Tony,因此我继续意译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评论
热度 ( 12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