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盾铁】The Idiot Box 01-02

1. 原作者:Margo_Kim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1047 没有授权,作者貌似很久没有登录过了。要授权的记录在红区

2. 本文时间线是复联1前后,但是作者是在复联1电影上映之前写的,所以涉及到纽约大战的内容与电影不同。虽然电影没上映,但是所有人性格都很IC,互动超级可爱超级暖,翻译不能译出原文感觉之万一。所以去给作者写回复和点Kudos吧!感谢mutant8同学帮我beta,比哈特。

3. 本文双性转,即配对是Stephanie Rogers/Antonia "Tony" Stark,请不接受性转的朋友及时撤退。

4. 译文在SY,红区和我的微博都有连载。

5. 译者三次元忙,更新不规律,尽量不坑。

6. 所有斜体字都用下划线表示。

7. 看其他章节请戳tag "The Idiot Box"


概要:

Stephanie Rogers并不乐意在21世纪生活。然而当她与人前自私自利的、被宠坏的Antonia Stark在一个队伍里时,她没有那么不安。她和Tony倾尽全力无视对方,然而她们共享的失眠问题让她们俩被最新美式消遣——深夜电视节目——所绑在一起。


(01)

      Steph在21世纪挨过了37天,以及17个沙袋。她因此闷闷不乐,但只在沙袋飞出三米远,她的拳头麻木的抽痛告诉她她做得过了火的时候。无处不在的保全每次都不让她收拾。“乐意之至,队长,”一个特别年轻的家伙在14号沙袋陨落的时候说道,“你是个真正的英雄。我六年级的时候还做过关于你的演讲。”

      Steph试着对他微笑。这感觉简直就像回到USO*一样,作为美国小姐为了卖国债微笑眨眼——大名鼎鼎可是一无是处。大名鼎鼎只因她的身份,而非她的所为。在21世纪的37天里,Steph只有一次能走出神盾的大门,那次她醒来、恐慌、逃离。
(译注:USO, United Service Organization,就是队长之前卖国债的时候在的机构,主要职责是给军队提供各种后勤保障)

      而现在她在此时此地,十八号沙袋躺在房间另一端。她的逃脱大计被Nick Fury鬼鬼祟祟的身影打断。“我觉得你赢了。”他说道。

      Steph解开手上的纱布。“你看到我的要求了?”

      Fury举起一个文件袋。“准许离开。我检查过了。你可以在外面过上安静、美好的生活。八十年*的欠款能给你买个不错的小房子了。这是你的计划吗?”
(译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作者写的是八十年,后文写了一个六十年,也许是作者的bug吧)

      “差不多吧。”

      Fury向她走来。Steph盯着他。她不信任他,而她也知道他知道这件事。他大概还挺喜欢这样的。在Steph那个时候,她在战争中跟很多情报人员共事过,很有能力的人们,从不告诉你他们去何处、做何事。她仰仗他们的资源,尊重他们冒着极大的风险对战争作出的卓越贡献,但是Steph在他们身边从来没自在过。她不相信只展示结果,而不展示过程的人。

      他在几尺以外的地方驻足。“你觉得你过那样的生活会开心吗?”

      有那么一瞬间,她因为他这么问了而恨他。但是她不能如此。她问了自己太多次这个问题,没有立场来指责别人想知道答案。“也许吧。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Fury低沉的笑了。“你一周都挨不过去。我不在乎你的脑子胡扯什么,你不应该就坐视这个世界遗弃你。”

      她都这么做六十年了,她现在挺擅长这档子事。Steph抹去手上的面粉,抱起手臂。“你在试着把我拽回这个世界。”

      “我在试着拯救它。”他声音里的某些东西让她警惕起来。如果他是别人的话,Steph大约会说这是恐惧。Fury以一个洞悉的眼神把她定在原地。“你想不想重新拿回你的盾?”

      “你们找到它了?”她掩饰不住声音里的迫切。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军工厂,下午两点。我们搞到了整套制服。来试穿一下,然后我们来看看能不能给你找点比乡村小屋更有意思的事。”



(02)

***

      在USO的时候,Steph讨厌很多事情——轻浮无为,嘲弄的男人们,以及搔首弄姿,当然什么都比不过她讨厌她现在身居此处而非彼处。Steph早就明了她不可能被允许上前线——她是个超级士兵,但是她还是个女人,而关于女人的归宿人们有太多太顽固的想法。但她以为,她至少可以在战区里待着。她以为她可以战斗。然而,至少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她与战争之间可以达到最近的距离就是当她的身影被画在战斗机上的时候。

       但是尽管她多么恼火于屈身为演员,Steph实在不能不喜欢她的衣服。虽然这不是制服——不女士——但是无论它代表或不代表什么,穿着它让Steph觉得她,好吧,很强大,以一种女性化的方式。在某种角度而言,这简直滑稽可笑。基本上,这就是件改良版的歌舞团女孩的服装:裙子太短,上衣太紧,靴子太高。而且她一辈子从没穿过这样的衣服,从来没能撑起来这样的衣服。也从来没勇气穿这样的衣服。美貌并非她的资本,而她也不期望它是。然而揽镜自顾,并非只是忍耐,而是喜欢她的外表?这很棒,Steph不会否认这点。

      “那是不是你的新制服?”Bucky在她把他拽出Hydra的试验台后问道。

      她把他背在肩上。“当然是。你下周就看习惯了。”

      后来在Steph挨过Phillips上校一顿训,去医护室看望他的时候,Bucky告诉她有一瞬间他确信这个美丽的女士是Steph。“你有一模一样的糟糕的幽默感。”

      当Howard开始给她准备新武器的时候,Steph问他能不能尽量保持制服基本不变。Howard笑得胡子险些掉下来。“帮一个漂亮妞穿着超短裙打纳粹?甜心,我可是Howard Stark。”

      然而Peggy,Steph最在乎其观点的人,对于制服不置一词。她只间接性的提到过它一次,在一次针对丹麦北部的九头蛇基地的突袭前夜。那天对于在森林里的空中侦察而言简直悲惨至极。正值冬天,下着瓢泼大雨,他们除了等待Bucky和Jacques回报以外无事可做。在男人们在帆布下挤成一团时,Peggy和Steph打着牌。当Peggy连赢第八把的时候,Steph吹了声口哨,弓起身子。“我不管你说什么,我还是觉得你在作弊。没人能有那么好的运气。”

      “真愤世嫉俗。”Peggy逗她道。她拿过纸牌开始洗牌。“来吧,再来一把。如果你赢了,我就给你我的外套。你穿着这身肯定都要冻僵了。”

      “我不冷,真的。”Steph说道。“自从血清之后,温度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了。”

      Peggy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Steph。“那就说得通了。”接下来她们的聊天继续。Peggy告诉Steph她小时候,家旁边有个池塘,她姐姐骗她说那儿有个女巫住在池底。Steph告诉Peggy在中央公园看球赛的情形,以及她毕生离打棒球最近的一次就是当裁判。但当夜深一些,她试着在第二天早上的突袭之前睡一觉的Steph辗转反侧,不停地想那句话,直到她厌烦了脑海里的声音。那就说得通了。那就说得通了。那就说得通了。

      这很傻,真的,Steph知道。但是Peggy语调里的那种评判意味让她如骨鲠在喉。Steph知道她的制服不算太实用主义(不过,真的,不穿着短裙做一个回旋踢,你根本不明白什么叫行动自如),然而Peggy言下之意不仅如此。这是过去Steph的母亲提起“那种女人”的时候用的语气。这是一种仅仅为女人所用,提起那种你不应成为的女人所用的语气。从没有人对Steph用过这样的语气,而听着它如此轻易的就从Peggy嘴里吐出,从一个她如此敬仰的人嘴里吐出——这很伤人。这伤她至深,而Steph知道她永远也说不出其所以然。

      但是这没改变她对制服的看法。当神盾的军工厂的大门打开,整件制服展现在她眼前,从未有过的整洁鲜艳。她想哭泣。比起在这个令人困惑、混乱不堪、锃光瓦亮的世界里,它更像她的归宿。它贴合得就像她的第二层皮肤。而当她穿着它走出神盾的大厅时,她第一次不介意别人的目光洗礼。

      在21世纪的37天,这是第一件让她开心起来的事。

      然后她遇见了Antonia Stark。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