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授权翻译]Oh God Not Again 第二章(下)

文前警告:本部分前半截有轻微的黑韦斯莱家以及黑AD的情节,内容为韦斯莱家有个从来不提的哑炮亲戚以及凤凰社是AD的私人邪教,如果不能接受的话请注意避雷,多谢~


“你是我的英雄。”罗恩突然说道。

“因为我的面部创伤?”哈利问。

“不,因为你耍了弗雷德和乔治。罗恩解释道。在哈利怀疑的眼神之下,他补充道,“但是你的伤疤也挺酷的。”

“是啊,伏地魔在试图残忍的杀死还是一个婴儿的我时,还给我留了这么个形状可怖的伤疤简直就是太贴心了。”哈利干巴巴的说。

罗恩带着点惊奇和恐惧的盯着他看。“你真的不应该说出他的名字的,你知道吧。”

 “你知道,越多人跟我说这句话,我越不可能听他们的。”哈利随意的答道。

 罗恩看起来在试图以告诫哈利不提汤姆·里德尔那可笑的小假名有多重要来使他印象深刻和询问当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间摇摆不定。“你还记得吗?”

 “你确实意识到了我当时只有十五个月大,是吧?”哈利抬起一条眉毛,问道。

 “我知道!”虽然罗恩看起来也没有对于哈利当时太小,完全不可能记得那件事,而更不可能对于伏地魔的没落有着什么神秘的贡献感到惊讶。“我只是觉得你可能因为你的伤疤什么的记得点啥。”

 现在轮到哈利盯着他看了。“你知道不,我开始觉得你们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这伤疤是怎么工作的。”他想起了五年级时所有人都觉得他的伤疤让他成了一个撒谎成性的神经病。

“什么叫‘你们这些人’?”罗恩问道。

“你知道的,巫师们。”哈利解释道。

“但是你也是一个巫师。”罗恩指出。

“对,但是我是被麻瓜养大的。”哈利解释道。

“这有什么影响?”罗恩问道。

哈利对于罗恩不能理解这事有什么影响而微笑了一下。他当时多么天真纯洁呀……“麻瓜没有魔法,所以他们必须得更加的敏感。”

 “哦。”罗恩停了一下,期待的看着哈利。

 哈利叹了口气。“然后回答你的问题,是的,有一点影响。”

“那你记得什么?”罗恩急切的问道。这就是如此天真无邪的罗中令人恼怒的部分:他的就跟巨怪一样的圆滑世故。当他开始和赫敏约会后才学会不去问诸如第一次有人要杀他的时候他记得什么事这种令人痛苦的问题。

 “好吧。”哈利尝试着把他这几年所见到的幻象拼接到一起。“我记得我觉得是我爸的某人告诉我妈带上我就跑。然后有人在笑。我觉得是我妈的某人在求伏地魔饶过我的性命,他叫她滚到一边去让他了结了我,她说不然后叫他杀了她,他这么做了,然后有很多绿光,我的前额就像着火了一样。”哈利解释道。

现在罗恩看起来很惊慌。“我很抱歉,哥们,我没想到……” 

“没事。”哈利打断了他。他真的应该想到的,但是再一次的,他只有十一岁,而莫莉·韦斯莱过着你能想象到的最被保护着的生活。“你的家人都是巫师吗?”哈利迅速的转换话题。

 “呃——是的,我觉得是。”罗恩说道。“我觉得妈妈有个远方表亲是个会计,但是我们从来不提他。”

 哈利惊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他之前从来不知道这件事,但是公平的说,他当时只是个孩子。“为什么不?”

 罗恩看起来很困惑。“你什么意思?”

 “你那个当会计的表亲,他会魔法吗?”

 “不。”罗恩还是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你们从来不提他的原因吗?”哈利问道。

 “呃……”显然罗恩从未想过为什么他们一直假装不曾有过一个哑炮亲戚。就像德思礼他们家一直在假装没有一个巫师外甥一样。如果在所有人中,韦斯莱家都不能克服纯血偏见,那怪不得伏地魔唯一真正的反抗组织是一个像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个人邪教一样工作的义警组织,为了他多年前帮助了格林德沃而将功赎罪。的确,罗恩从没意识到正是因为那个人不会魔法,他们才无视他这件事是他的过错,但是哈利觉得不能把巫师世界这可悲的全民偏见的氛围怪在他身上。更不用提这会完完全全毁了他们成为朋友的机会的。

 ***

 “有人看见一只蟾蜍了吗?纳威把他的丢了。”赫敏走进车厢,说道。纳威跟在她的身后。

 “没有,但是你可以召唤它一下。”哈利建议道。

 “我不知道咒语是什么。”赫敏承认道,听起来为她不会一个他们根本没教过的咒语而感到尴尬。

 “过来,我来吧。”哈利自告奋勇,拿出他的魔杖。“纳威的蟾蜍飞来!”

 过了一会,什么都没发生。赫敏怀疑的看着他。“你确定这是个真的咒语吗?”

 哈利点点头。

 “好吧,这不是很好,它……”但是她被莱福飞过的动作打断了。“哦。”

 罗恩惊讶的看着哈利。“如果你知道怎么召唤他的蟾蜍,那你干嘛不在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这么做呢?”*

译注:以防有读者像译者一样忘记了这回事,HP原著中纳威在赫敏来之前也到哈利和罗恩的车厢来过一次。本文中原作者没有提到。

 因为他很想再次成为赫敏的朋友而且希望留个更好的第一印象?“我猜我当时没想到。”哈利撒谎道。

 “我也尝试了几个简单的咒语,为了练习,而它们都成功了。我家里没人是巫师,所以当我收到入学通知书时,我吃惊极了,但又特别高兴,因为,我的意思是说,据我所知,这是一所最优秀的魔法学校。”

 “那么它地理上恰巧离我们住的地方最近不是一件非常方便的事情吗?”哈利喃喃道。

 赫敏瞥了他一眼。“所有的课本我都背会了,当然,我只希望这能够用——我叫赫敏·格兰杰,顺便问一句,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罗恩 ·韦斯莱。”罗恩终于在盯着她整整三分钟之后说出了一句话。

 “哈利·波特。”哈利告诉她。

 “你真的是吗?”赫敏好奇的问道。

 “为什么人们总是对于我知道自己名字这件事这么缺乏信心?”哈利问纳威,纳威仅仅耸了耸肩。“还有赫敏,直到我收到信之前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巫师,因为我的亲戚拒绝承认魔法存在,而且罗恩告诉我这有很多麻瓜出身的人,所以我确信你会没事的。而且,我很怀疑会有别人甚至去真的记下所有课本,所以我觉得这不仅仅是足够,你现在比所有人都超前。”

 “真的?”赫敏雀跃道。

 “真的。”哈利确认。“不过,我确实背了魔药课本。”他承认道。

 罗恩看起来对于他潜在的最好朋友是个书虫一事非常惊恐,朝纳威那边缩了缩。

 “但是这仅仅是因为我听说我们的老师恨我父亲,然后我不想让他有理由讨厌我。”哈利马上补充道。当然,像斯内普一样的人不会需要理由,但是他至少不能在第一天用惊喜连问来让他出糗。哈利也许可以仅仅查看那几个问题的答案,但是斯内普也可能气疯了然后问他别的。更不用提离他第一堂斯内普的课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他根本不记得他到底问了什么以及到底问了几个问题了。

“哦,那好吧。”罗恩放松下来,说道。

 “《现代魔法史》、《黑魔法的兴衰》、《二十世纪重要魔法事件》这几本书都提到了你,你知道吧。”

“哦,我不会相信你看到的每件事的。”哈利带着点不适感回答道。

 “为什么不呢?”赫敏问道。

 “因为明天这个时候,预言家日报以及女巫周刊都会提到一个有关德拉科·马尔福是纳西莎·马尔福和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爱的结晶的故事。”哈利告知她。

“我不明白。”赫敏皱眉道。“谁是——”

 “别担心,”哈利说,“你马上就会知道的。”

 “我想我该走了,鉴于你找到了莱褔。”赫敏说道,站起身来。纳威不情不愿的跟着她。

 罗恩,鉴于他只有十一岁,完全看不出来他们很明显想待下去,但是哈利看出来了,而他的心正向着他过去与未来的好友们飞去。“嘿,为什么你们不在这里待一会?我们的食物多得吃不完,帮我们吃一点吧。”

赫敏立刻高兴起来,坐了回去。

 “谢了,哈利。”纳威安静的说道。

 过了一小会,德拉科·马尔福走进了车厢。

 “纳威·隆巴顿。”他骄傲的宣布道。

 “呃,怎么了?”纳威惊讶的问道。

 “不是你,”德拉科对他说,“是他。”他指着哈利说道。

 “抱歉,”哈利说,“那才是纳威。”

 “哦。那我猜的靠边吗?”他充满希望的问道。

 “你怎么能靠边呢?我要么是隆巴顿要么不是。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不是。”

 “哦,好吧,但是你可能跟他有关系。”德拉科指出。

 哈利哼了一声,“我也许是的,鉴于各种近亲繁殖。”

 德拉科选择忽视这件事,也许是因为他很想知道哈利到底是谁(看起来他似乎花了大概整整过去一个月来坚持不懈的猜这件事)而且部分因为这是真的。“那你到底是谁?”

“那是哈利·波特。”赫敏乐于助人的说道。

 德拉科笑了。“不,说真的,他是谁?”

 哈利只是把他的发带抬了起来。

 “哇哦,你哈利·波特。”德拉科说道,听起来有点震惊。

 “是呀,”哈利说道,有点想起上次发生的什么事。“人们没有在说这件事吗?”

 “好吧,是,”德拉科承认道。“但是他们也在说一个最可笑的故事,我是斯内普教授的私生子什么的。”

“真的?”哈利无辜的问道。“哇,我想人们真的是什么都信呀。”

 “但是哈利,”赫敏看起来很困惑。“你不是已经——”

 “知道人们什么都信吗?”纳威,令人惊讶的,打断了她,想明白了哈利散布了这个谣言。“是啊,他确实是,但是他当了名人好几年了,所以我觉得他就会知道的。”

 “那你是德拉科·马尔福咯?”罗恩窃笑道,他那十一岁的成熟度发现这新谣言特别搞笑。

 幸运的是,德拉科没能正确理解他的笑点。“你觉得我的名字太可笑,是吗?不用问你是谁。我父亲告诉我,韦斯莱家的人都是红头发,满脸雀斑,而且孩子多得养不起。”

 “哇哦,这简直是详细的让人毛骨悚然呀。”哈利评论道。“我把这理解为你们俩的父亲认识彼此?而且没说过对方什么好话?”

德拉科点点头。“你是对的,波特。你很快就会发现,有些巫师家庭要比其他家庭好许多。你不会想跟错的人交朋友吧。在这一点上我能帮你。”

 哈利在内心里呻吟了一下。这就好像马尔福在试着成为他的敌人什么的。当然,不是说哈利会可能把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当成自己的敌人,但是他知道如果少一个人要杀了他的话,他的学校生涯将会变得平稳得多。他怎么应付这个最好?当然啦,他[不]可以跟马尔福握手*,但是这就会给他一种错误印象,而且他会和这车厢里的所有其他人为敌。但是他怎么能跟他握手而且摆脱一场毫无意义长达七年的敌意呢?

译注:作者这里是这么写的,但是我想应该是笔误,此处应为“他可以和马尔福握手”。

 最后,他说:“我相信你可以,德拉科,但是事实上,我对这一整桩‘魔法是真的’的事还很新鲜,所以我不是很确定我现在可以做出一个深思熟虑的选择。你不会希望我选了罗恩,而这仅仅是因为我们因为糖果结缘,而你觉得我是纳威,不是吗?”

 德拉科想了想。“我想是的。”

 “而且,我真的,真的不想在到学校之前就跟谁结仇,”哈利圆滑的说道,“所以也许某个时候我会认为你说的是对的,罗恩是万恶之源,然后我会寻求你的帮助。也许不会。但是与此同时,我还是得自己决定到底你们俩谁是对的。”靠,他完全知道谁是对的以及如果罗恩或马尔福强迫他选择的话他会怎么选。但是对于一个基本不认识他们俩的人来讲,这是一个相当明智的决定。

 “好吧。”德拉科不情不愿的答应道。“但是你会发现我是对的的。”然后他就这样扬长而去。*

译注:这句原文为“And with that heleft, the bridge unburnt.”译者并不知道后半句什么意思,有看懂的读者敬请赐教~

作者注:鉴于有人问到了,我要澄清一下我没写的关于哈利离开了原著世界以及金妮和他们未出世的孩子有多么焦虑。如果这让你很困扰,你可以自行想象他在章节之外干这些事。从他到这到他上火车有足足一个月还多呢。就我们所知,他花了整整一个月来适应发生的一切。

 

第二章结束!祝大家新春快乐!


评论
热度 ( 1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