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授权翻译]Oh God Not Again 第二章(上)

“好吧,男孩,这就是了。”弗农姨夫说,邪恶的笑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你的站台应该在这中间,不过他们还没建好,不是吗?”

哈利翻了翻白眼。“你基本上就是个白痴,你知道吧?而且不,我不会在这些人证面前尝试做任何事的。”哈利看着弗农姨夫的脸变成酱紫色,漫不经心的说道。他觉得他无论对他说什么话都没问题,鉴于他们下面九个月都不会见面。“当然他们不会有一个显眼的站台;一个供给巫师儿童的满是魔法物件的火车会很引人注目的。”

“那它在哪,男孩?”弗农唾了口痰。

“你刚刚路过那入口。我知道它看上去像一堵砖墙,但是我向你保证它不是。你会问,这怎么可能?魔法。实际上,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来,亲眼看看。”哈利提议道。

弗农姨夫看起来要捅哈利一刀,但是哈利只是对站在不到二十英尺外的巡警点了点头,弗农姨夫就不情不愿的退后了一步。“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男孩。”他满怀恶意的低语道,走向他的车。在他们驶远的时候,哈利看见达利和佩妮阿姨正开怀大笑;显然他的姨夫并没有说刚刚真正发生了什么。

现在,哈利很明白与他的姨夫为敌并不是上上之策,但是他曾对比弗农·德思礼可怕百倍的人横眉冷对,所以他也不应像他真正十一岁时一样怯懦隐忍。哈利可以基本和他的姨夫一刀两断,但是他剩下的家人则不同。

他知道佩妮姨妈曾爱过她的妹妹,而且对于哈利存在带给她家庭的威胁心怀恐惧,对于莉莉作为那个天之骄子而心怀妒忌。超过十五年的怨恨难以消除,但是哈利总是很讨厌夏天而且他实际上总是无所事事,所以他可能也会尝试一下。达利则是另一个哈利可以尝试的选择。即使的确在这时他就是个被宠坏的恶霸,但是他确实在摄魂怪事件之后渐渐地接受了哈利。哈利不确定如何才能加速与达利的和解,但是这也许是值得期待的。至少,这肯定会让他在女贞路的生活更加平静。

“——当然挤满了麻瓜们——”

哈利在听见韦斯莱夫人的声音时匆忙的抬头看去,迅速的跟上了他们。

“好了,是几号站台?”莫莉问道。哈利有点好奇,她明明做过这档子事天知道多少年了,她到底怎么能忘了站台号码呢?

“九又四分之三!”金妮叫道。“妈妈,我就不能去吗……”哈利完全无法抑制脸上的笑容。即使他们都还太小,他没法对她生出什么浪漫想法,她还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当霍格沃茨之王罗恩*马上要通过站台的时候,哈利走近了他们。

译注:此句原文为Whenall the Hogwarts-bound Weasley's save Ron had gone through,不太清楚是不是这么翻译,如果有亲知道的话请指教,谢谢~

“抱歉,打扰一下。”哈利说道。

“嗨,亲爱的,”她说,“头一回上霍格沃茨吧?罗恩也是新生。”

“是的,”哈利点点头,转向罗恩。“嗨,我叫哈利·波特。”

正如他所料到的一样,效果是立竿见影的。罗恩的眼睛立刻瞟向了他的额头,而金妮开始尖叫。好吧,至少这次她不会在抱怨没看见他了,不过看着他的此生挚爱表现的像个迷妹似的还是有点令人恼火的。

“你真的是吗?”罗恩问道。

“你真的是罗恩吗?”哈利问道。

“我当然是了,”罗恩看起来有点困惑。“我怎么会不是呢?”

“原话奉还。”哈利答道。

“但是……但是我没法相信你是哈利·波特!”

哈利耸耸肩。“好吧,我想总有人得是,是吧?”他说着,漫不经心的梳过他的头发,露出那在魔法史上最著名的伤疤。“所以不管怎样,我在想您能不能帮我找到站台?”他转向韦斯莱夫人,问道。

韦斯莱夫人在发现哈利为何许人也的时候就已经热泪盈眶了(也许是因为他在如此年轻而如此有礼貌,更不必提他的身世如此凄惨了)。她点点头。“当然了,亲爱的。你只要照直朝第九和第十站台之间的检票口走就是了。别停下来,别害怕,照直往里冲,这很重要。要是你心里紧张,你就一溜小跑。走吧,你先走,罗恩跟着你。”

哈利感谢了她的帮助,走过了站台。哈利四下望去,对于每个人看起来都比他们上次见面看起来年轻了这么多而微笑起来。

突然,韦斯莱双胞胎中的一个走近了他。“需要搭把手吗?”他问道。不幸的是,哈利完全不知道这是哪个,而且他一开始就没法把他们俩区分开,更不用提后来乔治丢了一只耳朵而弗雷德去世了,他根本没有机会去区分他们俩,即使他后来跟成了家族的一份子。

“谢了。”哈利答道。

“喂,弗雷德!来这搭把手!”好吧,现在哈利有理由确信接近他的这个是弗雷德。毕竟,双胞胎从来没用过正确的那个名字来指代彼此,因为明显这是“低级的捣蛋鬼”才干的事。

当双胞胎帮完他之后,他再次梳过他的头发,这次更多的是因为感谢他们俩帮他搬箱子(也许他应该施个魔咒让它轻一点)而不是他有多么需要向一群马上就能在分院仪式上见到他的人揭示他的到来。不过看到乔治还有两个耳朵,看到弗雷德还活着还是挺奇怪的。他的心紧缩了一下,然后他试着想象再次见到那些他已经失去了的人们。尤其是此时此刻还在阿兹卡班的小天狼星。

“那是什么?”乔治问道。现在哈利确信他之前的猜测是对的了,他就知道他能区分出他们俩——至少在他们俩在他的视线之内的时候。显然因为比尔是唯一一个一直能把他们俩区分开的一个,所以他是他们最喜欢的兄弟。好吧,比尔和珀西,但是后者对于双胞胎来讲实在是太一本正经了,完全没法崇拜他。

“天哪,”弗雷德说,“你是——”

“他是,”乔治确认道。哈利没法不去注意到双胞胎曾经没能接上对方的话这件事是相当超现实的。嗯。不管他们如何了解对方,这肯定很困难。他们在摄魂取念彼此吗?“你是吧?”

“哦,我是有点困惑,如果你们指的是这个的话。”哈利告诉他们。

“哈利·波特。”双胞胎同时说道。

“不是。”哈利雀跃的说。

“你不是?”弗雷德困惑的问道。

“不,我不是。你们见过他吗?”哈利问道。

“那倒没有,但是——”乔治说。

“那你们为什么觉得我是他?”哈利问道。

“哦,你有个伤疤。”弗雷德说道。

“邓布利多也有。你下面会说他是波特吗?”

“当然不!”乔治若有所思地说。“而费尔奇……”

“如果你不是哈利·波特的话,你是谁?”弗雷德怀疑的问道。“而且你为什么额头有个闪电伤疤?”

“好吧,在那个肮脏的黑魔王事件之后,我妈妈觉得闪电伤疤很潮,所以就给我来了一记会留下伤疤的魔咒。”哈利停顿了一下。“至少,这是官方说法。我认为这是在我爸爸冒着死亡三个月的危险鼓起勇气告诉我妈妈她应该把煮饭这档子事留给家养小精灵。”弗雷德和乔治就只是盯着他。“嘿,别批判我!顺便说一句,我是德拉科·马尔福。”他怀疑的看着他们俩。“你们俩纯血,对吧?”

弗雷德无言以对,只能点点头。

乔治首先找到话说。“你是德拉科·马尔福?”

“你有意见吗?”哈利环抱手臂。

“没有,但是……你父母不是金发吗?”他问道。

“你的重点?”

“两个金发的人怎么可能能生出一个黑发的儿子?”乔治有理有据的问道。

“不,我妈妈没有公开和西弗勒斯·斯内普有一腿,你怎么敢暗示这件事!”哈利尖叫道。

弗雷德举起双手。“冷静,他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

“他的确冒犯到我了。”哈利哼了一声。“实际上,我现在就要给我爸爸写信。”

“他不是现在还在站台上吗?”乔治困惑的问。

“他的确是,但是只有混血才真正跟他们的亲人说话。”哈利扬长而去,暗自惊讶他到底是怎么在整个过程中摆出一副扑克脸的。现在他确定一件事,在双胞胎意识到他耍了他们俩之后,他肯定会赢得他们俩的尊重的。

“嘿,妈妈,你猜怎么着。你知道我们俩在火车上碰见谁了吗?”哈利听见弗雷德说道。

“谁?”莫莉问道。

“德拉科·马尔福!”

“这不算什么。我遇见哈利波特了。”金妮语带敬畏的告诉他。

“为什么你们会想遇见那么一个家伙?”罗恩问道。

“遇见他其实挺有趣的。”乔治解释道。

“为什么?”

“显然他妈妈和斯内普有一腿而他就是那个副产品!”弗雷德宣布道。

什么?”莫莉问道。这桩八卦可比去年那个“阿不思·邓布利多正与盖勒特·格林德沃疯狂热恋”比起来好太多了。说真的,你还觉得丽塔·斯基特会学着不再编这种耸人听闻的故事呢。明显邓布利多都被这种明晃晃的谣言震惊的无话可说,甚至都懒得去否认它。

“这是真的,他基本上都承认了。”乔治确认道。

“我得去找安多美达。”韦斯莱夫人嘟囔道。“乖乖的啊,孩子们!”在他匆匆而去的时候,金妮在她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并向特快投去渴望的眼神。

“这儿有人坐吗?”罗恩犹豫的走进哈利的车厢,问道。

“没有,坐吧。”哈利邀请道。

“嘿,罗恩。”乔治走进他们的车厢,说道。“听着,我们现在要去——你为什么和马尔福坐一起?”

“马尔福?”罗恩看起来很困惑。“你是指他?”他对哈利做了个手势。

弗雷德点了点头。

“但是这不是马尔福,这是哈利·波特。”罗恩解释道。

“什么?”弗雷德问道。“但是……但是你刚刚跟我们说你是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耸耸肩。“我能说什么呢?哈利·波特,德拉科·马尔福……有的时候我自己都有点晕。”

“乔治,我觉得我们被骗了。”乔治说道。

“一年级被允许这么做了?”弗雷德惊奇的说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你说的关于斯内普的那件事也不是真的了?”

“它可能是,”哈利中立的说道。“随意在任何场合去扩散这个谣言吧。”

双胞胎的双眼一亮,迅速的跑到走廊里去了。哈利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感到了轻微的负罪感,尤其是他正在计划做些什么事来阻止德拉科·马尔福成为他的死敌(因为说真的,如果他真的想要一个死敌的话,那永远会是伏地魔),但是他后来决定既然德拉科也散播了哈利的母亲和斯内普的谣言,以彼之道还治彼身是一个不错的回击。



TBC

评论
热度 ( 1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