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授权翻译]Oh God Not Again (HP重生,无配对) 第一章(下)

前文请戳tag "Oh God Not Again"


哈利第二天早上醒得很早。虽然他知道天已经亮了,但他还是紧闭着双眼。

这就是个梦,他坚定的告诉自己。我梦到回到海格告诉我我要去一个叫霍格沃茨的地方上学的时候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会和金妮一起在家里。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扣扣的巨响。

这是海格薇二世在敲窗户。哈利放心的想,还躺在床上。

扣。扣。扣。

“好了,”哈利嘟囔道,“我起来了。”

他坐起身,海格的厚大衣从他身上滑落。

小屋里灌满了阳光,暴风雨已经过去,海格自己睡在塌了的沙发上,一只猫头鹰用爪子敲着窗户,喙间衔着一份报纸。

哈利的心沉了下去。这根本不是一个梦。他迅速的给了猫头鹰钱,把预言家日报递给海格。然后他认真的听半巨人解释古灵阁的事。随后他们上了德思礼家的船,向伦敦对角巷进发。

让德思礼们自生自灭去吧,哈利带着邪恶的愉悦感想道。他知道他们会比他先到家,而且,他们活该。

一转眼他们就到了破斧酒吧。就像上次一样,每个人都迫切的想跟他握手。

终于,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男人走到哈利面前。他的左眼不祥的跳了一下。

“奇洛教授!”海格叫道。“哈利,奇洛教授会是你在霍格沃茨的老师。”

“波,波,波特,”奇洛教授结结巴巴的说,抓住哈利的手。“我说不出来我见到你有多开心。”

哈利稍微奇怪了一下他怎么能触碰他,然而他意识到此时他肯定还没被附身。可能直到他夺取魔法石失败都不会被附身。他还很奇怪为什么他觉得有必要口吃上一整年,即使没有口吃障碍他也能看起来全然无辜(尤其是跟西弗勒斯·斯内普比起来),而且实话说这挺烦人的。况且,根据斯内普的记忆,邓布利多从一开始就怀疑奇洛了。

他猜海格没提奇洛是第一年教书是因为不让他被黑魔法防御术教师诅咒吓到。他决定要提一提这件事。

“你教了多久书了?”他问道。

“呃,呃,实际上,这,这是我,我的第一年,但是我很,很激动。”奇洛回答道,看起来有点尴尬。

“你教哪门课?”他虽然对问题答案了如指掌,但是人们就是会问他们的未来老师这种问题呀。

“黑,黑魔法防,防御术。”奇洛嘟囔道,好像根本不愿意提起这件事一样。

是啊,如果防御黑魔法这种令人恼怒的东西不被教给学生的话,奇洛和他的主子伏地魔会开心的多。

“倒,倒不是说你需要学,是吧,波,波特?”他紧张的笑了。“你是来买,买你的学习用品的,是吧?我,我自己也得买,买一本关,关于吸血鬼的新,新书。”他看起来对此念头十分惊恐。哈利惊讶的意识到此人正是他能想起来的头一个试图把他干掉的人。

店里其他的顾客立刻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海格差不多花了十分钟把他从他的脑残粉中解救出来。

之后的事情发展基本跟上次一样,直到他得到摩金夫人长跑专卖店去买校服的时候。

当哈利走进店里时,他僵住了。他几乎都要忘了他与德拉科·马尔福的初次见面,早于他们对于彼此的命中注定的人生轨迹了如指掌,因为他们互为死敌。早于他意识到德拉科,虽然毫无意外的惹人厌,并非纯然邪恶,而且或多或少的有点崇拜他。

嗯,哈利沉思道。这可以变得很好玩。

“喂,”德拉科说,“也是去上霍格沃茨吗?”

“是的。”哈利点头道。

“我爸爸在隔壁帮我买书,妈妈到街上看魔杖去了。”马尔福说道。他在十一岁的时候就有着二十三岁的那种懒洋洋的,拖着长声的语调。

“除非你本人到哪,不然这都没什么意义,对吧?”哈利问道。

“是啊,但是在我在这等着的时候她总得找点事干。[然后我要拖他们去飞天扫帚。我搞不懂为什么一年级新生就不能有自己的飞天扫帚。我想,我要逼着爸爸给我买一把,然后想办法偷偷带进去。”]

“他们可能不会检查行李,所以你可以把它缩小然后带进去,到了那儿再放大。当然啦,如果有人问的话你得声称它是一个高年级学生的,不过这应该不太难。”哈利建议道。

德拉科赞同的看着哈利。“这可能可行。我得学会怎么放大东西,但是我到那时也可以找个高年级学生放大它。话说,你有没有你自己的飞天扫帚?”

“还没有。”哈利漫不经心的回答。

“也玩魁地奇?”

“当然啦,我是个找球手。你呢?”

“一样。[爸爸说,要是我没有被选入我们学院的代表队,那就太丢人了。我要说,我同意这种看法。你知道你被分到哪个学院了吗?]”

“我觉得我会去格兰芬多。我听说他们的派对最棒。”

“哦,那也行吧,如果你喜欢那些的话。”

哈利打断了他的话,他发誓德拉科的嘴扭曲了一下。

[“如果被分到赫奇帕奇,我想我会退学,你说呢?”]

“呃,可能不是退学……这有点太戏剧化了。但是我肯定会抗议。我是说,赫奇帕奇听起来像个棉花糖或者枕头牌子什么的。“

这次哈利确定他不是在凭空臆想了。德拉科·马尔福,在努力憋笑,就为了他,哈利·波特说的什么话。他从来没想过还有这一天!这其实还挺好玩的?他们俩为啥不是朋友来着?

[“喂,你瞧那个人!”男孩突然朝前面的窗户点头说。海格正好站在窗口,朝哈利咧嘴笑着并指指两个大冰淇淋,说明他不能进店。

“那是海格。]他在霍格沃茨工作。”

[“哦,我听说过他。他是做仆人的,是吧?”

“对,就是这么回事。”德拉科不耐的点点头。

“不,这不是一回事。狩猎场的看守和仆人之间是有区别。也许区别不是很大,但是一个庄园主人绝对应该了解这种区别。”哈利说道。他完全清楚德拉科迟早会继承马尔福庄园。他愉悦的注意到德拉科的耳朵变粉了。

[“我听说,这个人很粗野,住在校园里的一间小木屋里,时不时的喝醉酒,玩弄些法术,结果把自己的床也烧了。”]

“哦,”哈利说道,记起伏地魔几乎杀了他时海格如何把他带回霍格沃茨,试着保持情绪。“我情愿猜测在一个人醉酒的时候,在最好的情况下使用魔法也会遇到一点困难的。而且不是所有人都住得起庄园的,如果这样的话,这事就没什么特别的了,人们会想出一种新的方式来炫耀财富的。”

德拉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从没想过我会说这种话,但是海格这些人和这世界的存在是必须的,来衬托出那些对的人。”现在哈利完全明白所谓“对的人”指的是谁,但是为了避免某种场面的发生,他假装他没听懂。“嘿,他现在和你在一起吗?”

“是。”哈利简短的答道。

“为什么?你的父母呢?”

“在高锥克山谷。”

“那他们为什么没陪你来?”德拉科锲而不舍的问道。

“哦,他们本该来的,但是伏地魔杀了他们,所以。”哈利解释道。

德拉科瞪大了眼睛。“你说了黑魔王的名字!”

哈利点点头。“是啊,我是说了。”

德拉科看起来对此回答无话可说,所以他问道,“但是他们是我们这种人,是吧?”

哈利挣扎着没翻白眼。“如果他们不是的话,伏地魔干嘛非得亲自杀了他们。他日理万机,至少我听说是这样,让别人替他杀那些麻瓜。”

[“我真的觉得不应该让那些麻瓜种进学校,你说呢?他们就和我们不是一种人;他们从小就没有接受过我们这样的教育。想想看,他们有的甚至在收到信之前根本没听说过霍格沃茨。”]

“哦,我不觉得你需要操心他们没听说过霍格沃茨这件事,或者是没听说过魔法或任何我们的文化。”哈利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是啊,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他们应该把这事保留在古老的巫师家庭中间。[对了,你姓什么?”

哈利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摩金夫人说“已经试好了,亲爱的。”]哈利有些奇怪,为什么明明他比德拉科进来的晚,但是他的衣服首先做好,不过他决定还是不去细想这件事。

“好吧,霍格沃茨见了,我猜。”德拉科说。

“再见。看看你能不能在我告诉你我姓什么之前就把它猜出来。”

“我会的。”德拉科突然坚定地说道。

在这之后不久,哈利和海格就买齐了用具,回到了德思礼家。余下的一个月过得不算坏。他的姨母和姨夫基本无视了他,而达利看见他的时候尖叫着跑出了房间。这真的不坏,鉴于他在一年级放走诺伯被逮到的时候,二年级被发现是蛇佬腔的时候,四年级作为第四个勇士的时候,以及五年级作为撒谎成性的神经病的时候,积累了大量对于应付无视他或者害怕他的人的经验。

 他的确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背下来他的魔药课本。他不会让他有任何机会的。斯内普也许爱过他母亲,但是他也直到临死之前都恨着他。

 在八月的最后一天,哈利走到起居室,清了清喉咙。他带着某种程度上的愉悦看着达利尖叫着跑出房间。哈利想,大概这就是达利的父母如何鼓励他让哈利的生活痛苦不堪,同时向他隐瞒哈利拥有魔法这件事的后果吧。

 “呃,弗农姨夫?”

 弗农姨夫嘟囔了一声表示他在听。

 “我明天要去国王十字火车站去霍格沃茨。”又一声嘟囔。“您能不能送我去那儿呢?”嘟囔。“谢谢您。”

“去一个巫师学校的方式太可笑了,那火车。魔法飞毯都破了洞,不是吗?”

“不是,但是在英国它们是非法的。而且我不觉得他们能直接让我们飞到那而不让任何人看见,如果我们都有飞毯的话。更不用提这得有多贵……”

 “那学校到底在哪?”

 “苏格兰。”哈利回答道。

 “你能不能说详细点?”弗农姨夫问道。

“计划在亲子日来一趟吗?”

佩妮阿姨看起来很惊恐。“他们现在有亲子日了?“

“好吧,我们会带你去国王十字火车站。我们不管怎么样明天都要去伦敦,我也不会在意这事。”

“很好。”哈利说完就离开了。想想只有一天他就会回到霍格沃茨了。而且……他能见到金妮了,即使仅仅是匆匆一瞥。

没错,一切都会顺利的,如果他能时刻保持自己的情绪,不要激怒媒体和魔法部就行。

哦天哪,这将是漫长的七年。


第一章结束

评论
热度 ( 5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