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授权翻译]Oh God Not Again (HP重生,无配对) 第一章(上)

本次更新感谢亲友Y小姐的beta和支持~

 
 

CHAPTER 1


自从打败伏地魔起,他一直在做关于它的梦。那条帷幔,小天狼星坠落而过的帷幔。上一次他梦到神秘事务司的时候,小天狼星死了。魔法世界终于直面现实,然而他的代价太过高昂,以至于他无法对此感到庆幸。而当伏地魔席卷重来的事实终于被揭露,食死徒的袭击变得越发的恐怖。

他短暂的想过,为什么他在这里。金妮还在家里,她怀孕了,她需要他。可他不能漠不关心。的确,伏地魔已经死了,但是有那么多人,那么多好人,不应该死去。

他数着步子,直到站在帷幔前,小天狼星坠落的地方。塞德里克。邓布利多。海德薇。穆迪。多比。唐克斯的父亲。莱姆斯。科林·克里维。唐克斯。斯内普。弗莱德。靠,甚至克拉布都不该死。还有更多人,非常多的人,只是他不认识。但是他们肯定也有至亲至爱之人。也许这就是他不能漠不关心,不能坐视不理的缘故。他在此时此刻不能转身离去的缘故。

*
哈利醒来,他躺在地上,身上勉强盖着一张破烂的毯子,有人正在试图把门砸下来。

“哪儿在放炮?”达力问道。达力?帷幔把他送到哪了?这可能是海格第一次告诉他霍格沃茨的时候吗?这一定是,鉴于他不记得还有哪一次他和达力一起睡在一个看起来像是破屋的地方。

他身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弗农姨夫手里端着来复枪。哈利哼了一声。就好像那个能对付得了海格似的。不过,他的姨夫看似对此毫不知情,他喊道,“谁在外面?[我告诉你……我有枪!]”*

译注:题材缘故,本文会有部分文字与原著相同,译者在翻译的时候参考了人文社的译文,相同之处用“[……]”标记出来了。不过这样的部分不太多。

虽然在哈利看来,当有人试图闯入你的屋子的时候,一般人都会觉得他们也持有武器。而且就好像他们不知道有个巫师正在找哈利一样。还有谁能在这样的天气里追到这来,更不要提还有谁会这么干了。

哐![门从合页上脱落下来,震耳欲聋的哗啦一声,门摔在地板上]。海格站在门廊里,样子令人印象深刻。

哈利没有具体计划过这个,不过他想,既来之则安之吧。他打败伏地魔的时候,一切不算太糟,但也不是十全十美。如果世事如此,那他猜这次也不会太差。

[“能给咱来杯热茶吗?走这么一趟可真不容易……”]海格说道,完全地毁坏了他可怖的第一印象。[他大步走到沙发跟前,达力坐在那里吓傻了。“喂,让点地方吧,你这个傻大个。”]他说道,看着达力躲到了他妈妈身后,而她则躲到了她丈夫身后。“啊,这是哈利!上次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毛毛]呢!你长得很像你爸爸,但是你有你妈妈的眼睛。”

“我要求你马上离开,先生!”[弗农姨夫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叫。]“你正在私闯民宅!”

“哦,闭嘴吧,德思礼,你这个大傻瓜。”哈利咧着嘴笑了。上一次的时候他太困惑了,没法欣赏海格对他姨夫的语言攻击。当海格走过去,把那把枪掰成了一块百利滋*后,哈利的笑容更大了。

译注: 百利滋(pretzel)跟一盒盒装的那种不一样,我没找到它中文应该叫什么,它大概长这样:


“不管怎么样,”海格把注意力转向哈利,就好像人们天天都把致命武器掰成好吃的饼干的形状似的。“哈利,祝你生日快乐。我有个礼物给你,可能被我坐扁了一点,但是尝起来味道还是很好的。”他拿出一个在绿色糖霜上写着“祝哈利生日快乐”的蛋糕来。

“啊,谢谢。”哈利感激地说道,接过了蛋糕。虽然它跟他眼睛颜色一样,哈利还是希望海格没用斯莱特林的颜色。“你看起来认识我,但是如果像你所说的,从我是个婴儿开始我们就没见过面了,能不能请你介绍一下自己?”哈利礼貌的问道。

海格咯咯笑道,“当然,当然。鲁伯·海格,霍格沃茨的钥匙管理员。”他说着,上下晃了晃哈利的胳膊。[“茶怎么样了?如果有茶,在比你更强的人面前就不要说没有,记住。”]

“我很抱歉,我们出来的时候很匆忙,所以我们也没有喝的。”哈利抱歉的说。

“没关系,我带了点东西。”海格转向壁炉,当炽热的火焰烧起来的时就转回身,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差不多一打的东西。

弗农姨夫尖锐的说:“达力,他给的东西一律不准碰。”

海格[拉下脸轻蔑的一笑,“你这呆瓜儿子没法用不着再长膘了,德思礼,你就放心吧。”]

海格递给哈利了几条香肠,他诚恳的感谢了他的体贴,决定如果接受了香肠还追问细节就显得太可疑了。

“叫我海格,所有人都这么叫我。就像我所说的,我是霍格沃茨的钥匙管理员——[当然,霍格沃茨你总该知道吧?]。”

哈利点了点头。“当然。”

弗农姨夫的眼睛都凸了出来。“你知道?”

“是啊。”哈利冷静的回答。

“但是这怎么可能?我们一直很小心的不让你接触到任何危险的想法!你是从哪听到的这些关于巫术的荒唐事的?”

“等等!”海格喊道。[他一跃而起,火冒三丈,似乎整个小屋都被他庞大的身躯填满了。]“你是不是在说,”他冲德思礼夫妇咆哮道,“你们什么都没有——没有告诉这孩子?”

“是啊,”哈利回答道,可怜的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过。”

[海格看起来简直就要爆炸了。]

“德思礼!”他喊道。

弗农姨夫的脸色十分苍白,嘟囔了一些类似于“Mimblewimble”*3的话。  

译注:关于这句,人文社的翻译是“嘀嘀咕咕不知小声说着什么”,但是我在此保留原文是因为这个词是很有意思的,有兴趣深究的同学可以看看这个帖子。http://tieba.baidu.com/p/1580262610

“但是——但是如果爸爸什么都没告诉哈利,那他怎么知道的?“达力问道,第一次从他母亲后面出声。

海格期待的看着哈利。

“有道理,”哈利承认道。“好吧,只是在过去十年里人们都一直尾随我,跟我握手鞠躬,见到我大都看起来很荣幸,所以你迟早会发现什么的。”

“‘发现什么’远远不够,哈利。你得了解。”

“但是我的确了解了。”哈利反驳道,“我了解霍格沃茨,我父母的事,包括伏地魔的事。”

海格颤抖了一下。“别提那个名字!”

哈利耸耸肩,“老毛病不好改呀。不过如果我还要去一次野营的话 ,我一定会听你的的。额,我们明天会去对角巷吧?”

“当然。”海格点头。

[“我绝不花钱让一个疯老头子,一个大傻瓜去教他变戏法!”]

哈利也许早就料到弗农姨夫会坚持激怒海格。他迅速抽出他的伞,里面含着他的魔杖,划过空气向下直指着德思礼。

一道紫色的闪光,一声轰隆巨响,一个猪尾巴出现了。[达力双手捂着他肥胖的屁股,疼得直蹦,哇哇乱叫。

弗农姨父一边吼叫,一边把佩妮姨妈和达力朝另一间屋里拖。他最后用恫吓的目光瞪了海格一眼,砰的一声把门带上。

海格低头看了看伞,捋了捋胡须。

“我不该发火,”他懊恼的说,“不过,还是没有成功。我本来想把他变成一只猪,只是也许他已经太像猪了,所以用不着再去变什么了。”

他从浓密的眉毛下斜瞟了哈利一眼。

“要是你对霍格沃茨的任何人都不提起这件事,我就谢谢你了。”他说,“我——哦——严格地讲,我不能施用法术。只有在找你或者给你送信的时候才准许我用一点——这也是我热心接下这个工作的原因之一。]

“当然不会了,”哈利保证道。“时间太晚了,我们大概应该上路了。”

“的确是,哈利,”海格赞同道。[“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海格大声说。“明天一早还要进城给你买书什么的。”他脱下黑色的厚呢外衣,扔给哈利。“你就盖着这个睡吧。”他说,“要是有什么东西乱动,没关系,我想,有个衣袋里好像还装着两只睡鼠。”]


TBC

评论
热度 ( 5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