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

昨日开坑譬如昨日死

【绣春刀】活着的人

沈炼已经在苏州住了三个月了。他没和周妙彤住在一起,而是在不远处另租了一间屋子。他长这么大除了武功之外别无长技,只是找了个武馆教人功夫,也能勉强度日。

他也没什么熟悉的人。穿惯了飞鱼服拿惯了绣春刀的人,很难在真的和别人交心,而且在二十多年的生命中,他经历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他是真的累了。

至于周妙彤,沈炼觉得还是与她相忘于江湖吧。沈炼看到她,就只能想到她一袭红衣的样子,然后就只能想到他的兄弟们……

但是不论怎样,沈炼还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就算过一天这样的日子,他也甘心死了。

可是他还是有一点无聊。

沈炼想,他当初为什么要去当锦衣卫呢?也许是追逐那一份刺激吧。只是这种事,如今想想就好,他再承受不了失去谁了。何况,他也已经一无所有,没有什么人可以失去了。

 

沈炼倒是常常想起丁修。

说是常常也不太对,只是他们两个是唯二在那场浩劫里活下来的人,而丁修又是那样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人。沈炼有时想,不知道丁修现在在哪里了?在关外吗?不论他在那里,丁修都可以活得很好。

 

丁修不在关外。丁修在苏州。

他会没事去看看师弟喜欢的那个姑娘,她和周妙彤相依为命互称姐妹,倒是也过得算不错。

丁修想,岁月安稳,也许这就是师弟倾其所有想要的吧。

转念一想,沈炼大约也是这样吧。

丁修这个人,身上没有理智,没有情感。他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只是因为没有任何事能使他顾虑,使他牵挂。

不过丁修有些后悔了。如果当初,他不接赵靖忠的委托,他是不是就不会被卷入这一摊事情?

可是丁修就是丁修。他已经这么做了,想太多也无用。

哪天有空去找沈炼吧。丁修想。

他一口喝完酒,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练起刀来。

 

苏州城里,沈炼还在教人家武术。

周妙彤和张嫣在一边做女工,时不时的聊几句闲天。

这大约就是这些活着的人的岁月静好。


评论
热度 ( 14 )

© 巡天 | Powered by LOFTER